8A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打卡系统 > 第115章 三忍
    性情温顺、身体柔软的活蝓,叼着烟袋、背挎短刀的文太和体型最大、也最为凶狠残忍的万蛇,呈三角对峙。

    “嗨,老爸!欸?”

    蛤蟆龙刚一脸萌萌地抬起前蹼向文太打招呼,就被跳过来的铁壁蛤蟆一把抱起,连同豚豚一起,向战场外围头也不回地蹦去。

    文太收回关注儿子的目光,望向旁边的两个熟悉的大伙伴,咂了一口烟斗调侃着说道:“万蛇和大蛇丸,活蝓和纲手……自来也,你们在这里准备开同学会吗?”

    自来也一扯嘴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文太,好久不见了,不要一出来就讲这么冷的笑话,找你来是为了结果大蛇丸的!

    他现在作恶多端,已经不再是我的同伴了!”

    大蛇丸脸上露出讥笑:“同伴?真是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

    纲手接着说道:“大蛇丸,从今往后,我们俩再不会和你合称三忍了!”

    听到这句话,大蛇丸面部一阵抽搐,嘴角动了动,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他脚下的万蛇感受到来自纲手与自来也的深深敌意,即使以它的妄自尊大,面对三忍的另外两人和相熟的通灵兽也是底气不足,有些色厉内荏地发火道:

    ”喂!大蛇丸,别总是把这种烂摊子甩给我!这次过后你要是不准备一百个人给我的话,小心我吃了你!“

    纲手委托活蝓分出分身把身后的鸣人送到静音那里,以免被接下来的激战牵连到。

    做好了准备工作后,文太率先发出挑衅,它用左蹼拿下口中的烟斗,往万蛇的方向喷了一口烟气。

    万蛇被呛得大怒:“咳咳!混蛋,信不信我把你吸成蛤蟆干!”

    文太用右蹼拔出身后的短刀:“欸?巧了!正好我也想要个蛇皮钱包呢!”

    “舌齿黏酸!”

    趁着万蛇的注意力被文太吸引,活蝓从口中吐出大量具有腐蚀性的液体,向它直喷而去。

    根据【三惧】天然相克的平衡关系,万蛇对活蝓的酸液还是颇为忌惮的。当下蛇尾一摆,身体扭动避开酸液,紧接着快速蜿蜒游走,直奔活蝓而去。

    打空的黏液泼到一块巨大的山石上,发出“嗤嗤”的声响,被沾到的地方瞬间溶解成虚无。

    大蛇丸见状暗暗心惊,即使他可以更换身体,也经不起这种可以将一切化为虚无的腐蚀之力。

    万蛇用身体将活蝓团团围住,大嘴一张,便要向它头顶的纲手噬咬而下。

    “先干掉一个!”

    “铛!”

    一把巨大的短刀突然出现,横挡在万蛇的毒牙上,让它深感剧痛。

    不过万蛇立即顺势合上大嘴,死死咬住文太唯一的武器不放,和它角力起来。

    “蛞蝓大分裂!”

    被万蛇勒住的活蝓此时施展出忍术,由整化零,将全身裂变成数以万计的小蛞蝓,纷纷从万蛇盘旋着的身体的空隙里逃脱出来。

    而在和万蛇僵持不下的文太也被它的尾巴逼退。

    万蛇大嘴一甩,短刀疾插向文太,文太急忙跳过躲闪,短刀正好直插在又变为完整体的活蝓身前。

    眼见万蛇就要再次扑上,自来也大喊道:“文太,油!”

    拉开距离的文太和自来也配合使出【火遁?蛤蟆油炎弹】,铺天盖地的高温火焰顿时充斥了整个战场,火焰中能模糊地看到万蛇的身躯在融化崩溃。

    自来也喃喃自语道:“干掉它了吗?不对,它褪皮了!”

    火焰渐渐缩小,已能分辨出其中烧毁的只是万蛇的一层皮蜕。

    “文太,小心地下!”

    自来也感到地面一阵晃动,一道裂缝顺着直线快速逼近,急忙出声提醒文太。

    他们身前的地面突然崩碎,一条巨大的尾巴高高扬起,急抽向他们,却被文太张开前蹼死死抱住。

    然而他们背后腥风大作,万蛇狰狞的巨头从地里直冲而上,大张着巨口便要将他们俩整个吞噬。

    “给我把嘴闭上吧!”

    半空中,纲手双手高举着巨大的短刀,一挥而落,透嘴而过,将万蛇的上下颌死死地钉在地里。

    其立在刀柄上的风姿让一旁恢复了些许查克拉,却只能坐看神仙打架而无力插手的东堂海不由心驰神往。

    这怪力术真是好东西啊,后期即使是高达干架也用得上,不然的话仅凭猿魔的体型参与五村围殴带土和斑太吃亏了。

    不等他感慨完,大蛇丸已伸出长舌勒住纲手的脖颈,却被她用手生生撑开,一拉长舌便把大蛇丸直直拖拽了过来,一拳打了个满面红光。

    啧啧,这种蛮力!即使对纲手的身材有什么想法,看过她战斗之后也保证绮念全消,不得不佩服自来也的勇气,每次被打飞百把米还虐出感情来了,果然是真爱啊!

    受创的万蛇化为白烟消失,一根苦无飞过,切断了大蛇丸仍勒在纲手脖子上的长舌。

    看到缓缓走来的东堂海,逐渐逼近的自来也和文太,大蛇丸收回断舌,萌生退意。

    “纲手,即使不靠你,我也有别的方法让双手恢复,我一定会摧毁木叶,到时候再会吧!

    纲手,自来也,东堂海,你们记住,我才是真的长生不老,永生不灭!哈哈哈哈哈!”

    大蛇丸的身体向地里沉去,可东堂海突然开口,止住了他的动作。

    “你就尽管长生不老、众生不灭吧,可顶着大蛇丸的名头活下来的到底还是不是真正的你,又有谁知道呢?”

    “东堂海,你……什么意思?”

    他抬头望向东堂海,被他的话吸引停住,总觉得他的这句话里蕴含着他曾隐约顾虑过的一种大恐怖。

    “大蛇丸,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如果一艘船上的木板因为老久破损而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板都更换过一遍,那这艘新船是原来的那艘,还是另外完全不同的一艘?”

    大蛇丸闻言一阵错愕,他固然是火影里数一数二的大科学家,但对于科学的最终归宿——哲学问题仍是一筹莫展,这种哲学悖论曾困扰过地球上无数哲人智士,又岂是他一时半会能考虑清楚的。

    他沉思片刻,面色阴沉,不露声色说道:

    “哼,我当你能说出什么令我耳目一新的话来,原来不过是些似是而非的谬论罢了!

    我的意识足以将容器的意识全部压制,由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的意志罢了,哪来的什么新旧之分!”

    东堂海拖长声音,似笑非笑:“是~~吗?这就奇怪了!

    那为什么三忍之一的你,哦,不对!我忘了,现在已经没有三忍了!

    那为什么以你的实力会如此轻易地被当时尚年幼的鼬击败,又为什么那么渴望得到宇智波的写轮眼呢?

    大蛇丸,仔细思考一下我刚才的那个问题,扪心自问,现在的你还是以前的大蛇丸吗?”

    小样,我打不死你,还忽悠不死你?!

    神色不豫、面沉如水的大蛇丸和面无表情的兜最终沉入地下消失无踪,可他迷茫的双眼显示他并不是对自己的精神损伤一无所知。

    肉体可以更换成更年轻更健壮的,可灵魂能够始终维持纯洁与不朽吗?这个问题估计会困扰他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