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19节:不可高估
    带着紫蒂,针金再次回到八腿蜘蛛的狩猎场中。

    “大人,您来了!您真的没有放弃我,谢天谢地!”黄藻语气充满了惊喜和感动。

    但很快,他的心情又跌落下去,难掩失望的情绪问道:“大人,就你们两个人吗?其他人呢?”

    “就只有我们两个。”针金开口。

    “大、大人,您有把握吗?”黄藻结结巴巴,事关自己生死,他很是紧张,“或许我们应该叫来更多的人。”

    紫蒂冷哼一声:“人多了,是来救你,还是来送命?你现在只有相信我们。”

    黄藻噎了一下,最终憋出一句:“大人,你们可千万要小心啊!”

    紫蒂从小皮包中掏出一瓶瓶的药剂,交给针金。

    针金连续投掷,这些药剂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撞在树干上或者石头上,碎裂开来,里面的液体迅速向四周蔓延。

    空气中传出一股怪异难闻的味道,好像是鸡毛、狗屎以及鱿鱼干混合在一起,被烤焦了。

    如果魔法能够使用,动用轻身术,飞行术,就能轻松解救下被吊在高空的黄藻。

    现在这样的环境,针金和紫蒂采取的是以药剂为主的战术。

    这些都是助燃药剂,被针金准确无误地投掷到了关键地点。

    伤势痊愈之后,针金就发现自己的力量明显增强了许多。

    和紫蒂探讨后,后者觉得:这可能是当时动用了猴尾棕熊的血液,临时制造的混合药剂的效果。

    这种类型的药剂并不稀少。

    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力量药剂。

    服用这种药剂之后,能够让引用者的力量得到永久性的增幅。

    当然,饮用多次,药剂效果锐减。

    还有一种可能,是因为生死大战,让针金体内的血脉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觉醒。

    贵族是拥有世间最优秀血脉的群体之一。

    正因为如此,他们天赋优秀,才华横溢。

    百针家族曾经是南方大贵族,自然血统优秀。其血脉源头,据传能追溯到传奇级魔兽金针蜂后。

    拥有这种血脉的人,行动迅捷并且稳定,打击精准程度十分优秀。

    这种血脉并不擅长力量,但保不齐针金体内还隐藏着其他血脉。

    最常见的血脉,有龙族血脉、巨人血脉、食人魔血脉,甚至恶魔血脉。

    贵族之间因为联姻频繁,私生活奢靡淫乱,血脉相互流串,有时候血脉能隐藏一生,加上缺乏行之有效的判断方法,所以很难判定一个人究竟身怀多少血脉。

    类似针金这种,历经生死磨难,从而在绝境中爆发了生命潜能,令自身隐藏的血脉觉醒的例子,其实在各族的历史上都不少见。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紫蒂之前猜测的。

    针金的真实修为,不只是白银,而是黄金。

    白银层次,能达到人体能力的极限。而黄金修为则超越人体极限素养,在速度、力量、恢复等方面有超凡的质变。

    如果针金是黄金修为,那么不太可能是那种资深的黄金强者。按照他的年龄,一定是在上升期。

    所以,他力量上的涨幅,是黄金级斗气不断暗自温养身体的结果。

    不管结果如何,总之针金的力量上涨都是一件好事。

    几乎将紫蒂储备的助燃药剂消耗一空,针金这才取出星火石,打出湛蓝色的火星。

    火星落在了药剂上,就听呼的一声,猛烈窜出一道火苗。

    火苗迅速扩散,沿途的助燃药剂瞬间点燃,眨眼间就形成了一道熊熊燃烧的火墙!

    火墙剧烈灼烧,开始攀附周围的树木,越烧越高。

    高耸的树冠中传出吱吱吱吱吱的声音,八脚蜘蛛们都躁动起来。

    黄藻感到底下的空气迅速灼热起来,他的心脏不禁砰砰乱跳,没想到少年少女一下子搞出了这样大的阵势。

    “原来这个女孩是药剂师。但是他们又怎么救下我来呢?”

    就在黄藻猜测的时候,针金又有了动作。

    他取出背后的一根短矛,短矛尖端涂抹了一些助燃药剂。针金握着短矛,让矛头在脚边的火焰上微微一晃,短矛的前端就轻松地燃烧起来了。

    下一刻,针金手臂微微后扬,然后猛地一掷。

    短矛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弧线,随后准确地扎在了一头猎物身上。

    这是一头豹形猎物,早已经在蛛网中窒息身亡。

    短矛扎种它后,随后的火焰旋即蔓延,将蛛网灼烧一空。

    豹形猎物几乎瞬间,就掉落到了地面上。

    没有出乎针金的估料,这就是一头鳞角黑豹。因为身上鱼鳞般的甲胄,黑豹上附着的些微火焰,很快就熄灭了。

    一根根短矛被针金投掷出去,一头头猎物掉落在了地上。

    它们有的继续燃烧,有的火焰却熄灭了。

    “来了。”紫蒂心头微颤,看到一头头八脚蜘蛛带着蛛丝,迅速下坠到地面上,开始对落地的猎物重新织网。

    一些燃烧着火焰的猎物,八脚蜘蛛就从口器中喷吐一股浓稠的绿液,将火焰扑灭后,再行织网。

    显然,它们对付火焰并不是毫无办法的。

    很快,不再有新的八脚蜘蛛落地。

    一共有二十六头青铜凶兽,展现在少年少女的面前。

    大多数的八脚蜘蛛都在努力回收它们的干粮,仅有三头扑向了针金和紫蒂。

    紫蒂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些八脚蜘蛛到底是野兽,没有那头蓝毛恶狼的狡诈阴险,这不禁让少女重拾身为人族的优越和自信。

    三头八脚蜘蛛逼近,针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等到距离达到了理想状态,针金从容淡定地点燃左脚边上的助燃药剂。

    第二道火墙轰然升起,将来犯的三头蜘蛛困在火墙当中。

    蜘蛛发出惊悚的叫声,开始尝试向树冠喷射蛛丝,好将自己吊走。

    但这些蛛丝刚刚射到火焰的上空,就被烤化。

    火墙逐渐蔓延,三头蜘蛛被针金轻而易举地逼入绝境。

    迫不得已之下,这三头蜘蛛只好埋头突围。

    它们成功地冲出了火墙,身上附着少许火焰。

    吱吱吱吱……

    它们发出一连串急促的叫喊声,惊恐且慌张。

    那些努力回收猎物的蜘蛛,看到这三头冒火的同伴向它们奔来,顿时陷入了混乱之中。

    “就是现在!”

    针金双眼精芒一闪即逝。

    他连续投掷三记短矛,短矛冒着火焰,准确地射中黄藻头顶上的蛛丝。

    吊着他的蛛丝一共有四股,好像是四条雪白的粗大麻绳。蛛丝遭遇火焰,几乎瞬间就被烧断。

    只剩下一股蛛丝吊着的黄藻,瞬间失去了稳固的状态,在半空中摇晃了一个弧线,砰的一声,撞到了树干上。

    随后,针金的第四记短矛飞射而出,将仅剩下的这股蛛丝烧断。

    黄藻低呼一声,整个人就摔到了地上。

    虽然很痛,但他没有受伤。

    因为粘性极佳的蛛丝本身具备优秀的延展性,当他撞到树干之后,蛛丝被拉长,他距离地面只有两米高而已。

    很不幸,一头刚刚成功吊起猎物的八脚蜘蛛发现了这里的动静,它立即扑向黄藻。

    看到这一幕的黄藻,惊得双目瞪大,然后忽然一声低吼,竟主动翻滚到了火墙之中。

    火焰在瞬间将他满身的蛛丝烧灭,然后开始灼烧他的皮肉和毛发。

    但这一刻,黄藻展现出了海上男儿的坚毅和狠辣,竟是一声不吭,在火墙中继续奔走,直到他从另一处火墙钻了出来。

    他成功摆脱了那头八脚蜘蛛,但是面对的却是全身的火焰,很可能被当场烧死的凄惨下场。

    “好!”紫蒂却脱口称赞,“快来这里!”

    不需要她呼唤,黄藻早已下意识地向针金、紫蒂二人奔来。

    双方距离迅速拉近,紫蒂手臂一扬,将一瓶药剂挥洒出来。

    蓝色的粉末星星点点,撒到了黄藻的身上。

    黄藻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他身上的火焰诡异地收敛起来,然后被蓝粉压制至无。

    黄藻浑身颤抖。

    短短功夫,他已经面目全非,头发烧的只剩下一小堆,正散发着浓烟。整个人的面部、裸露在外的手、手臂都呈现出一片焦黑。

    他倒抽着冷气,当着针金、紫蒂的面,迅速越过他们:“快走,快走,还有一个大个的!”

    话音刚落,一道澎湃的猛兽气息从天而降。

    针金、紫蒂无不变色。

    这是一头白银级别的八脚蜘蛛头领。

    它的体型更大,蓝色的毛发更浓密,八只蜘蛛触脚更加修长。

    它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啸声,杀向针金、紫蒂和黄藻,速度快得惊人。

    “你们先走!”关键时刻,针金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怒瞪黄藻一样,旋即面沉如水挺身而出。

    嗖嗖嗖。

    他飞速投掷一根根短矛。

    然而八脚蜘蛛迅捷如风,轻易地就将这些短矛都闪避开来。

    很快,针金的短矛就消耗一空,他咬着牙,高高举起长矛,反扑向八脚蜘蛛头领。

    “大人!”身后传来紫蒂的惊叫。

    “快走,不要让我们成为拖累。”黄藻也在大喊。

    然而犹豫之际,已经错失良机。

    蜘蛛头领猛地喷射出三股蛛丝,准确地命中三人。

    针金的长矛和双手都被蛛丝束缚住,一时间只能和蜘蛛头领进行角力。

    紫蒂的斗篷被蛛丝粘上,少女在此刻全力展现出了年轻身躯的敏捷和柔韧,她迅速脱下了斗篷,并弯腰拔出了绑在小腿里的匕首。

    “大人,接着!”紫蒂刚想要将匕首抛给针金,有一团蛛丝袭来。

    蛛丝在空中迅速扩张,形成一张精致的猎网。蜘蛛网击中紫蒂,覆盖少女的胸部、腰部,将其撞倒在地,并且牢牢地粘在地上。

    紫蒂受到撞击,飞到空中的匕首大受干扰,没有被抛到针金的身边,而是恰好落到了黄藻附近。

    黄藻的右脚被蛛丝缠上了,他整个人躺在地上,疯狂地挣扎,却抵不过蜘蛛头领的力量,被拖拽过去。

    黄藻下意识地一捞,捞到了匕首。

    他拔出匕首,全力挥舞,慌乱之下,挥空了两次,这才准确地切断了蛛丝。

    黄藻侥幸脱困,连忙后撤。

    “快把匕首抛给大人!”紫蒂尖叫。

    “不,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黄藻却像是没有听到,口中狂叫,发了疯一样逃窜。

    蜘蛛头领竟没有再为难他,任凭他消失在了森林中。

    “该死!”紫蒂惊怒交加,关键时刻,这个黄藻居然带着唯一的切割利器逃走了!

    针金和紫蒂想方设法地来营救他,结果他却背弃二人,选择了自己独自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