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阴阳神婿 > 第085章 真的有蟑螂
    睡觉,其实有多重含义。

    一个人的时候,自然就是在睡眠状态中休息,缓解疲劳。

    当有异性在的时候,那这个睡觉的意义就另当别论了。通俗的来讲就是……呃,其实大家都懂的。

    老头子翘着二郎腿,循循善诱:“我的意思是,你们应该趁着现在时间还早,努力一下!是不是?所谓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

    嗯,意思很直白,可惜不现实。

    许大官人有意,可惜陆大美女无情。

    许墨秋站起身:“我去洗碗。”

    “你……去吧。”本想阻止他让陆明月来操作,想起刚才她拿碗的那一幕,老头子还是放弃了,让自己那个孙女儿洗碗,指不定又得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端着茶杯走进客厅,陆明月似乎有些心虚,蹑手蹑脚的站起身来准备跑路。

    老爷子威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站住!你要去哪儿?”

    “那……什么,爷爷,我去给你洗点水果。”

    老头子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洗什么水果?老头子我现在吃不下去,过来坐着!我有话和你说。”

    “啊,好吧!”没有办法,陆明月只得规规矩矩地坐回了沙发上,把手放在膝盖上,腰板挺直,两眼平视前方。

    正巧许墨秋洗碗出来,老头子朝他招了招手:“阿秋你也过来。”

    “嗯,就来了。”许墨秋把手在屁股上擦了擦,随即解下腰间的围裙,挂在厨房门背后,大步走了过来,挨着陆明月坐下。

    旁边佳人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幽香,许墨秋如被蛇咬,连忙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就走火了!

    他的举动让老爷子看在眼里,只道是他脸皮薄不好意思,也没有说他什么。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道:“现在,我给你们两下达一个任务!”

    “您说。”

    许墨秋和陆明月赶紧坐直了身子。

    “趁着时间还早,马上给我上楼去!”

    陆明月一脸不解:“上楼干啥?”

    “干啥?还能干啥?”老爷子没好气道,“睡觉!”

    “可是我不困呀!”

    “我当然知道你不困!”老爷子差点没跳起来给她一个暴栗,敲着桌子暗示,“你们可以做一些……咳!爱做的事情,嗯,有益身心健康的那种?”

    “你是说瑜伽么?这个我每天都有做的……哎,你拉我干什么?”

    许墨秋眼看老爷子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赶紧拉了拉她的衣角,提醒道:“别说了,先上去。”

    “真是莫名其妙!”

    陆明月起身离开,老爷子的声音在后面传来:“我只给你们一年时间,我要是抱不上孙子,你俩都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听得这话,陆明月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感情您这么催我两上楼,就是为了让我们抓紧时间……呃,造人?

    这……

    “你还在这里坐着干什么?”老头子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笑呵呵的许墨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拍茶几,咆哮道,“给我滚上去!她一个人难不成还能弄得出个种来?”

    “呃……我这不是,酝酿一下么……”

    “酝酿个屁!赶紧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别逼我发火!我发起火来,你应该知道有什么后果!”

    被逼无奈,许墨秋只得硬着头皮走上二楼,本打算在走廊待一会儿就找机会溜回自己房间,但老头子居然不死心地拿着扫帚杆子跟在身后。

    没办法,许墨秋只得去敲陆明月的房间门。

    “你连卧室门的钥匙都没有?你到底怎么混的?”老爷子眉头拧成一个川字,显然对许墨秋的家庭地位十分不满。

    许墨秋支吾道:“我……早上起得早了些,放在床头柜上,忘记带了!”

    本是不打算开门的,但听到陆老爷子的声音,陆明月知道自己这门不开是不可能了,省得一会儿他老人家发火直接踹门就不太好了。

    “咔哒”一声打开门,站到一边。

    “那什么,您老就送到这里吧!有些事情您也不方便在场是不?就这样!晚安!”许墨秋不由分说,‘呯’一声关上门房间门。

    拍了拍胸口,许墨秋这才打量起陆明月的房间来。

    和陆宝儿的房间相比,陆明月的房间显得简单了不少。

    深深浅浅的紫色,夹杂着有点距离感的蓝色,凑成了房间的基本色调。洁白的地板上,摆着一张同样洁白干净而又整洁的大床,雪纺纱从床顶瀑布一般披下,床头柜上还有两盏以雪纺纱为灯罩的台灯,发出淡黄的光。

    在床的对面是白色的梳妆台,梳妆台的侧面是靠着墙壁的蓝色衣柜……整个房间的装饰品极少,大多是雪纺纱,房间的设置是规律的,有板有眼的,无不透出主人的冷漠。

    她就如那从天而降的仙子,静静地坐在床边,两手有些局促地捏着衣角,低着头,披散的长发遮住了脸庞,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陆明月有着轻微的洁癖,自己身上貌似没有达到干净的标准,许墨秋想了想,并没有敢上前,顺势便坐在了地上:“我……就在这儿坐一会儿就行!等他睡了就下去。”

    “不用。”说话的同时,陆明月站起身,脱掉鞋子站在床上,从上面的柜子里拿出一床空调被,自言自语道,“爷爷睡眠很浅,他会时刻盯着我们的。”

    许墨秋眼皮一跳,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那你的意思是……”

    陆明月把被子放到地上:“凑合一夜吧!”

    和女神共处一室,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待遇。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许墨秋搓了搓手:“那怎么好?你确定要睡地上吗?要不,还是铺一张报纸吧?其实这张床挺大的,我也相信你的人品。”

    陆明月还是第一次发现面前这个男人如此不要脸,没好气道:“但是我不相信你的人品!”

    “哈哈,开个玩笑!作为一名语文老师,怜香惜玉这个词的意思我还是懂的。你睡床,我睡地上。保证秋毫无犯。”说话间,许墨秋当着陆明月的面抽出了腰间的皮带,递了过去,“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条皮带你拿着,如果发现有人起歹心,你就勒死他!不用给我面子。”

    话倒是说得大义凛然,然而西裤没了皮带,毫不留情的滑到了脚踝处,瞬间露出一条蓝白相间的大裤衩子,以及两条毛茸茸的大腿。那形象,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陆明月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急忙把头撇到一边,失声叫道:“你干什么呢?”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这不能怪我!”许墨秋赶紧手忙脚乱地把裤子提了上来,讪讪一笑,就这么躺了下去。

    “我去洗

    (本章未完,请翻页)

    澡!”陆明月从床上爬起,拿着衣物走到浴室门口,顿了顿补充道,“你不准偷看!”

    “把我当什么人了?”许墨秋一脸不悦,“我许某人堂堂正正,为人师表,品行端良,怎么可能干出这种禽兽勾当?你安心洗便是,有我守着,保证不会有人偷窥。”

    陆明月心中冷笑:就怕你监守自盗。

    一声轻响,浴室门关了过来。

    许墨秋屏气凝神,这一刻,就连悉悉索索的脱衣声,都显得格外清晰。透过磨砂玻璃,更是隐隐能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许墨秋顿时感觉燥热无比,鼻子处一暖,仿佛有什么东西流出来。

    用手一摸,我靠!居然是鼻血!

    暗骂自己意志力不坚定的同时,急急忙忙地起身,在床头柜上拿出卫生纸擦了擦,揉成一团却没找到垃圾桶,便暂时丢在一边。

    就在此时,一只蟑螂探头探脑地从床下面钻了出来,略微迟疑片刻,迈着轻快的步伐直奔浴室而去。

    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打吧,要是惊扰了美人,引发误会怎么办?

    不打吧,让它吓到了美人,那岂不是自己的罪过?

    在迟疑了001秒之后,许墨秋最终决定——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那只蟑螂已经找到了浴室的缝隙,正准备钻进去。

    说时迟,那时快。

    许墨秋怪叫一声,抄起拖鞋直接朝浴室门扑了过去,而就在此时,“咔哒”一下浴室门突然开了,由于惯性,许墨秋身子一个不稳,以一个狗吃屎的标准姿势撞了进去,脚下一滑,直接扑在湿漉漉的地板上,紧接着一盆冷水“哗啦”一下直接浇在他头上。

    许墨秋吃了一惊,野狗似的抖了抖转过头,陆明月裹着浴巾,满面怒容:“许墨秋,我就知道你不老实!你到底想干什么?别忘了你之前说过的话!”

    许墨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仰天叫起屈来:“冤枉!天大的冤枉!就在刚才,一只蟑螂!个头老大的蟑螂!这么大!那触须,这么长!‘嗖’一下就从门下面的缝隙钻了进来,我为了保护你的人身安全,毫不犹豫的出手!结果……”

    陆明月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冷着一张脸:“编!你继续编!你不如说担心我煤气中毒更好!还蟑螂?我看你就是那只蟑螂!”

    “明月,你要相信我!我是正人君子,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是有蟑螂,刚才就从那……”

    见他还死不承认,陆明月气得七窍生烟,指着门外:“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明月你……”

    “滚!”

    好吧,看来今天是跳进粪坑都洗不清了,许墨秋那叫一个郁闷到了极点,正准备离去,忽然发现了那只蟑螂兄的踪影,顿时两眼放光,指着陆明月脚下,一脸兴奋地叫道:“那只蟑螂就在你脚边!”

    “许墨秋,你有完没……啊!”话音未落,陆明月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往自己脚上爬,顿时发出一声惨叫,两腿一蹬,‘嗖’一下,如同树袋熊一般直接挂在挂在了许墨秋的身上。

    许墨秋完全没有料到陆明月的反应如此激烈,再加上浴室里湿漉漉的,他又光着脚,顿时身体一个不稳,“呯”一声摔倒在地,两人以一个标准的骑马式倒在浴室内。

    与此同时,大小姐身上的浴巾忽然滑落下来,洁白如同羊脂一般的肌肤瞬间暴露在许墨秋眼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