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4章 白日见鬼
    有了白天那个杨珍梢的吃人一般的噩梦,临睡前林云还心惊胆战,害怕又有噩梦降临呢。可谁知,人刚一沾到床,便呼呼地睡过去了,阴凉的夜风像催眠剂一般。

    谁知,第二天天刚刚擦亮,妹妹林雪的尖叫声好像要刺破他的耳膜一般,把他给惊醒了。

    揉了揉眼睛之后,再一听,林雪的声音还是惊雷一般透到房间里来。林云没来得及想是怎么回事,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便条件反射地跑出了屋子,噔噔噔地向林雪发出的声音的地方,屋子边上的菜地跑去。

    出了家门,便看到林雪在菜地里乱踢乱蹬,吓破了胆一般,哇哇乱叫。

    “怎么了,怎么了……”

    林云的妈妈吴小玉也跟在林云的后面跑出了房门。林云回头看了一眼,也顾不上答他妈妈的话,便冲进了菜地,来到了林雪的身边。

    看到哥哥林云,林雪赶紧停下了脚下的动作,躲到了林云的身后。瑟瑟发抖的手紧紧抓住了林云的衣服。尖叫声倒是收住了,但可能有由于吓坏了,此时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林云知道问也问不出什么,赶紧便护着妹妹,与此同时眼睛却扫视地面。

    地上的菜方才已经被林雪踢得倒的倒伏的伏了,一片混乱,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正要回头问林雪,不经意间却看到倒伏的几颗大青菜下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蛇?”

    林云下意识地以为是蛇,赶紧护着妹妹往后退去。

    “不是蛇……”

    看到哥哥护着自己后退,林雪好歹缓了过来,向林云解释道。她刚想说那是什么东西,可是想了想,却发现自己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林云回头看了看林雪,从她疑惑的表情中读懂了什么。他收回了护着林雪的手,蹑手蹑脚地往前走去。他到底还是不敢用手去扒开倒伏的菜,他四下里望了望,捡起了一根小木棍,然后小心翼翼得去挑开菜叶。

    木棍刚戳到菜叶上,菜叶底下又动了一动,倒把林云吓了一跳,连连后退了几步。可莫名的东西动了动之后,就没再动了。

    “没有攻击性!”

    林云自己想到。得出这样的结论之后,他索性便大着胆子又走上前去,拿起手中的木棍猛地便挑开了烂菜。

    刚挑开呢,林云的妈妈不合事宜的冲到了林云的身边。她和林云一样,猛地也看到了菜叶下什么虫子飞也似地钻进一个烂罐子去,不由得吓了一跳,紧跟着猛地在林云的后面尖叫着问道:

    “什么东西……”

    不防吴小玉这么一叫,原本强做镇定的林云给吓了一大跳,差点没吓趴了。他连连锤自己的胸口,回头对他妈说道:

    “妈,你吓死我……”

    吴小玉也连连吸气,道:

    “我才吓死了呢,这是什么东西……”

    林云这才细细地看起那破罐子来。这一看,又下了一跳。那罐子不是别的东西,可不是昨天他扔出来的那个浑身覆着一层绿锈的罐子吗?

    这当口,林雪也看出来了。问道:

    “哥,这不是你昨天扔出来的罐子吗?”

    一听到说什么罐子,吴小玉满脸的遗憾。而林云却羞红了脸,赶紧回头瞪着林雪,骂道:

    “你闭嘴。”

    林云甚是无奈。此时并非斗嘴的时候,他只得蹲在了地上,又观察起那个罐子来。罐子还是那个罐子。只是,罐子里头好似有什么东西。刚才挑起菜叶的时候,就看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嗖一声钻进去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林云嘀咕道。林雪赶紧也蹲了下来,说道:

    “是的,虫子,一种没见过的虫子。我刚刚起来摘菜,看到这边有几颗菜长得比别的菜都高都好,我就过来想摘了做早上的菜,可谁想过来一看,便看到这个没见过的东西正在菜叶上上蹿下跳,在吃菜叶子呢,从来没看见过的东西,吓死我了……”

    原来这样,林云和吴小玉总算搞明白了林雪一大早大喊大叫的原因了。林雪并不是那种见到小虫小蛇就大喊大叫的人,农村的女孩,早就练就了一身打老鼠吃蚂蚱的本领了。

    “什么虫子?”

    林云还是有点懵,转身问道。林雪嘟了下嘴,没好气地说道:

    “都说了没见过了。长得五颜六色的,倒是很好看,就是没见过……见我过来,它也不怕,还把头冲向我转来转去呢,好像跟我认识似的,可不是把我吓坏了?”

    罐子精!

    罐子精这三个词冲出了林云的脑海。他整个人不由得哆嗦的一下。但在妹妹和母亲面前,他只得故作镇定。

    这时候,林雪的好奇心上来了。她蹲着挪到了林云的前面,从林云的手中拿过棍子,要把棍子伸到罐子里去把虫子逗出来。嘴上也没闲着,说道:

    “哥,我看刚才是我反应过度了。我刚刚想想了,这虫子是吃菜叶的,吃素的东西,肯定不会伤人,你说是不是……”

    说着,就要捅。林云赶紧伸手把她手上的棍子夺了过来,紧张地道:

    “黄蜂还吃素的,你咋不去找来让它叮你。”

    说着,便挡到林雪的前面,手上早就挖了一团的土,眼疾手快地朝罐子口糊过去,然后紧紧地把罐子口给堵住了。

    罐子口直径不过五六厘米,很轻易便堵住了。林云觉得还不够保险,又抓起另一团土,接着糊了上去。

    一切搞定之后,他带着埋怨的眼神看着林雪,抱怨道:

    “你真是的,昨天它不是炸点砸到你吗,你怎么没把它砸烂了……”

    林云想,如果昨天林雪便把罐子砸烂了,哪来这么多事。林雪并不知道林云心里所想,回击道:

    “你想得好美,你的恶心东西却要我来砸,你不嫌恶心,我还嫌恶心呢!”

    说着,便俯身有摘菜,还没动手呢,又转到伏倒那几棵菜前,把倒下的菜扶了起来,嘟嘟哝哝地说:

    “好可惜,这几棵菜长得多好,你们看看,比旁边的菜高出这么多,也比他们嫩呢,可惜了,被我踢坏了……”

    林雪把倒下的菜扶了起来,和旁边的菜一比,这几棵菜不论在个头上,还是肥硕程度上,确实都甩了其他菜好几条街。

    吴小玉诧异不已,说:

    “奇了怪了,这是怎么长出来的,我们的菜都是种了自己吃的,没施过肥啊。话说回来,就算用肥料,也没见长得这么好的呀!”

    林雪说到:

    “昨天还没见长成这样呢,今早过来摘菜,一眼便被他们吸引出了,像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

    母女俩诧异不已,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一边的林云却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想到:

    “肯定是罐子精闹的,它不光要自己成精,顺带着把身边的草啊虫啊也带跑偏了,邪气好重……”

    这么胡乱一想,吓得不小。赶紧抱着罐子走出菜地。边走还不忘回头对他母亲和妹妹说道:

    “你们别碰那东西,有毒的……”

    倒把母女吓了一跳,赶紧把扶着菜的手缩了回来。他们看到林云魂不守舍地往前走,赶紧问道:

    “你去哪呢?”

    林云头也不回,回道:

    “不要你们管,你们别碰那菜就对了!”

    说着,已经走出好远去了。

    林云脚下生风,来到了昨天和杨珍梢搭讪的那块西瓜地里,捡了路边的一根木棍,没头没脑地挖了一个坑,把罐子放了下去。

    他要把罐子给埋了!

    他起初是想用火烧的,但转念想到罐子就是用火烧出来的,谅火是克不了它的,没准不仅克不了,还增加它的法力的。又想到罐子是土烧成的,埋了它,也算是让它归于本源了,所以便抱着它到西瓜地了埋了。

    他一边往坑里刨土,便嘟嘟哝哝道:

    “罐子精姐姐,冤有头债有主,你我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可不害我。怪就怪我想拿你的钱,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我不过也是想解一解我家的困难罢了,并无谋财害命的心,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这么嘟哝着,罐子已经埋了大半了,他还觉得不够,又接着嘟哝到:

    “我今日埋了你,并不是害你的意思,你看看,你一个罐子成精,又不好看,又没意思,我看,你还是尘归尘,土归土,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你别怪我,这里才是你的归宿……”

    嘟哝到这里,地上的坑已经被埋得平平整整了,罐子早就归于尘土了。他刚要站起来,一阵夹带着烂西瓜的腐烂气味的阴风呼一声从身后吹了过来,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小帅哥,你嘟嘟哝哝的,在埋什么呢……”

    一听声音,林云双脚瞬间软了下去,别说站起来,连动一动都难。

    四下里阴云密布,大夏天的,可一点阳光也没有,更不用说有多热了。可是,林云却觉得汗水一点点地从脸上,从手心分泌出来。

    阴风又一阵吹过,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用回头,听声音他就知道身后是谁。

    谁?

    杨珍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