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6章 怪事连连
    林云是真怕死啊。

    听了他妹妹林雪那么说了之后,他饭也不吃了,赶紧跑到猪圈那里去,趴在猪栏上盯着猪们看。

    猪圈里,确实还剩下几根菜梗。这证明了林雪说的话是没错的。在决定拿这个一夜之间长大的菜炒了吃之前,他们确实把菜拿来先给猪们试吃了。

    但是,难道这就呢能证明这菜没有毒了吗?

    并不能。万一这个沾染了妖精的邪气的青菜的毒性是慢性的呢。也就是说,万一猪吃了没有马上毒发呢!

    他想来想去,越想越害怕。索性便趴在猪圈边上,死死地看着猪圈里的猪们的反应。

    好像一切都正常,猪们都很兴奋,噗呲着鼻子拱这拱那,好像在找吃的。

    没事!这时的猪,在林云的眼里,变得无比的可爱。比貌如天仙的小寡妇杨珍梢还要美呢,林云恨不得翻到猪圈里,把这几头猪都亲几下。

    但转念一想,又吓了一跳。按理说,猪不是吃了就睡吗?怎么今天吃饱了之后,还是这么兴奋地拱来拱去呢?

    “糟了,肯定是毒性发作了,在找死呢……”

    林云差点没在猪圈边上哭了起来。

    “哥,你在给自己选猪媳妇呢……”

    林雪看到他哥趴在猪圈边上盯着猪看了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了,便站在不远处打趣林云。

    “你别管我,我要死了,我们都要死了……”

    林云很沮丧,没心情和他妹妹开玩笑。可她妹妹却没打算饶了他,又嘻嘻哈哈地说到:

    “哥,你要选猪做老婆的话,也不能在我们家这几只里面选啊,这几头猪都骟过了,不能给你生猪宝宝了的……”

    说着,自己先哈哈大笑了起来。林云这时候才回击到:

    “你才生猪宝宝呢,你就是猪,什么都吃的猪……”

    说完他就离开猪圈走了。他想,索性回屋里睡觉,等死去算了。你想想,看着猪也不能看出什么,就算猪真的中了毒,等到它们毒发身亡的时候,自己恐怕也无计可施了。

    于是也没再理会林雪在哪里继续叽叽喳喳地嘲笑,自己转身走回屋里,啪一声关上了房门。

    林雪以为林云生了自己的气,赶紧在后面跟了上去。

    林云关上了门,满脸哀怨地朝床上走去,眼睛连看也没看地面。其实也没啥好看的,这房子他从小住到大,就算是闭着眼睛,也不会磕着碰着。

    可谁想,今天奇怪的事情偏偏比平时多。刚走了两步呢,脚下便被什么绊到了,倒没把人绊倒,但也打了个踉跄。

    “什么东西……”

    嘟哝了一句,赶紧低头去看。只见地上的木板上放着一盘翠绿翠绿的绿植,长得有三四十厘米高了。细嫩的叶芽在透进屋子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生机勃勃。

    “谁在这里放的绿植……”

    林云有些纳闷。他心里明白,农村人不像城里人一样,喜欢在家里种植物。也不是不喜欢,而是没必要。农村人天天和大自然打交道,想看什么植物,打开门往山上一看就看到了,还比种在盆子里的有生机呢。

    他想,莫非是自己的妹妹放进来的?女孩天生爱这种东西,是她放的也说不定。

    这么想着,赶紧弯下要去,想要拿起那盆绿植,把它移到不挡道的地方。

    可一拿,却发现拿不动。再细细一看,哪里有什么盆子,分明是从木板上长出来的。绿油油的十几棵小树密密麻麻的从木板里钻出来,好像那木板是土,而不是枯木似的。

    “什么东西……”

    林云先惊了一下,等看明白了,赶紧甩开了手,往后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心里充满了疑惑。可再看,发现自己没有看错,那小树苗确实是从木板里长出来的,没有根,好像树枝长了新芽一样。

    这么说,就是木板长出新芽来了。枯木逢春?

    林云不敢再碰那树苗了。他知道,他现在住的这所木头房子,已经有了几十年的历史了,据说是祖父那一辈建起来的。这么说,这房间里的木板,跟着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退几步讲,就算是后面新铺设上去的,但至少也比自己老了,谁见过这么老的木板长出新芽来……

    “莫非……”

    他突然想到了昨天的罐子来。再仔细一思索,果然发现了不寻常的苗头。

    他大着胆子往前挪了挪,细细一看,果然发现木板上长出小树苗的地方,有一圈水干了之后痕迹。

    “没错,就是昨天把自己滑倒的那一滩水的地方长的树苗。罐子里的水……”

    他嘟哝到。

    这时候,林雪忽然拍了拍门,把正在沉思和惊慌的林云吓了一跳。

    “哥,你没事吧,我又听到你自己在里面嘀咕了!”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可没把门栓上,他向来也没有这个习惯。他害怕林雪开门进来,看到房间的景象,所以赶紧站了起来,跑过去顶住了门。

    “没你的事,你不要进来……”

    林雪本不想进来,听到他哥这么一说,心里的好奇心反倒被勾起来了,顶着门要进来。嘴里问到:

    “哥,你不会真的生我的气了吧,你让我进去……”

    林云死死地顶住了门,道:

    “我要睡觉了,你别进来!”

    林云道:

    “你骗谁呢,又要睡……”

    林云加大了嗓子,道:

    “爱信不信,你想进来你就进来吧,反正我脱光了……”

    说完,故意退了两步,没再用力定着房门了。这样一来,林雪反倒不顶门了,嘴里嘀咕了几句,赶紧走了。

    林云赶紧把房门栓上,回到了小树苗跟前。

    他盘算了一下,总算想明白了。这死木板之所以重新又长出小树苗来,就是昨天那罐子里的液体惹出来的。还有今早菜地里那几棵一夜之间长得出奇茁壮的青菜,恐怕也是这个罐子里的液体赐的,昨天那瓶子分明就丢在了那里。

    可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林云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又疑惑,又害怕。

    莫非,真的事罐子成精了吗?可是,一个罐子,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呢。

    越想,他的头越痛,自从昨天做了那个梦之后,接二连三的古怪事情接连发生,指不定后面还发生更古怪的事呢,他有些招架不住了。

    他只觉得身心俱疲,啥也不想管了。索性倒在了床上,想睡一觉,清醒清醒。可转念一想,又爬下了床来,把木板上萌生的那几棵小树苗全给折断了,从屋子里的缝隙丢出了外面。总不能让家里的人也看到吧,谁知道会不会吓死人们呢。

    这么想着,便想到了同样自己的妹妹。方才他妹妹还以为他在生气呢。

    “哎呀,我要是现在睡了过去,显得我多么的小气。”

    说着,他便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

    他妈和他妹妹依旧在那里议论着杨珍梢的事。从三言两语里听得出来,人没死,但依旧寻死觅活的。好在村里的几个妇女看着她,没给再寻思的机会。

    悬着的心,又落下了些。

    两人看到林云出来,就不再议论口舌了。良久之后,吴小玉才对着林云说到:

    “你啊,也别一天游来荡去了,明天你挑几个西瓜到城里去,看看行情吧。这瓜熟的熟,眼看着全烂在地里,也不是个办法!”

    林云这几天倒没有游来荡去,但他知道母亲看着辛苦种出来的西瓜一个个烂在了地里,也是心里不好受,所以才指责了他几句的。他低声抱怨到:

    “什么行情不行情,就是那么个行情,一个瓜一块钱也卖不到,贱得都不能再贱了!”

    林雪见林云抱怨,以为是刚才自己惹了他生气,他心里赌气呢。再加上她也害怕母亲会更难受,于是赶紧拦话,撒娇说:

    “哥,你别说了,明天我跟你进城卖瓜去,就当带我去玩玩嘛!”

    林云受不了林雪撒娇,只得答应了。

    第二天一大早,兄妹两摸着黑便起了床,各挑着一副担子去地里摘瓜。如在往年,哪里用得着人他们挑瓜出去卖呢,瓜还没熟,早就有老板上门订购了。瓜订了出去,等熟了之后,自然也有老板雇摩托车到田头拉货,把瓜拉倒镇里,再装货车运到城里。

    谁叫今年行情不好呢。要想卖瓜,就只能肩膀推出村去,再坐班车到城里。纵是如此艰苦,还不能保证卖得出去呢。

    兄妹俩起那么早,不过是想早点出发,趁着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感到镇里罢了。

    两人出了门,向西瓜地走去。

    林云心疼妹妹,于是先嘱咐到:

    “等会你别贪多,挑个两三个就行了,挑多了,到城里也卖不出去,不过是走一趟,省得妈生气罢了。”

    林雪连连点头,嗯嗯称是。

    三步并作两步,两人来到了西瓜地的边上。此时天才微微擦亮,四下里里还黑黝黝的,啥也看不真确。林雪先放下了担子,就要跳下地里去。林云怕他摔了,赶紧拦住了,说:

    “你在这等着就行了,下去不小心踩到了瓜摔破了想,以后嫁不出去就惨了,我可不想养你一辈子……”

    说着,就跳了下去。他才刚跳下去,田边的林雪便叫了起来。她指着远方,嚷嚷道:

    “哥,你快看,那是什么……”

    林云回过头,不明所以的看着田边激动的林雪。问:

    “什么什么?”

    林雪指着前方,道:

    “那,看到没有,黑咕隆咚,透着亮光的,那边……”

    林云顺着林雪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圆圆的,黑黢黢的,反映着柔弱的晨光的东西卧在地上。

    “那边也有……”

    林雪喊道。林云再一细看,果然在最初发现的那个圆鼓鼓的东西的不远处,又发现了几个一样的东西!

    “什么东西……”

    林云边念叨着,边握紧了手中的扁担,朝着那几个圆鼓鼓,黑黢黢的东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