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15章 看了点不该看的
    生怕在马玉玲面前露馅,林云赶紧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心想,如果让马玉玲看到自己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那就真的太狼狈了。

    可是又想:

    “不,我应该退回去,不能让她看到我,要是她发现我已经看到了她现在的样子,她一个女孩子家,这辈子还怎么活?”

    这么想着,他放慢了脚步,接着要往后退去。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走进了院门。而与此同时,马玉玲已经抬起了头,看到了他。

    他尴尬一下,赶紧把眼神从马玉玲的身上收了回来,把头转向了另一边,故意不看她。可谁知,马玉玲却一反昨天嫌弃他的样子,看着他,问道:

    “你怎么了,干嘛捂着鼻子……”

    林云浑身不自在,想看,又不敢看,生怕马玉玲捡起搬砖要他的命。不敢看,心里又痒痒,如此美好的风景就摆在自己的面前,不看的话,都对不起自己的性别。两个思想再大家,最终还是不看那个占上上风。他把头沉沉地低下去,只看着地面。由于捂着鼻子,他瓮声瓮气地回答道:

    “没,没事……”

    说着,他赶紧加快了脚步,目不斜视地往家门走去。经过马玉玲的身边的时候,一股香沉沉的香皂味飘了过来,钻过他捂着鼻子的手,钻进了鼻子。

    只觉得鼻孔有一阵热。他知道,他的鼻子又爆炸了。

    “你会流血过多而死的……”

    脑海的声音幽幽的说到。他没空去理会梦宠的话,冲也似的冲进了家门。他正想逃呢,没曾想和正要走出家门的林雪撞了个满怀。林雪双手捧着的洗脸盆里的水哗啦一声,全倾倒到了他的身上。

    林雪也湿了一身。林雪跺着脚喊道:

    “哥,你魂丢了吗,走路不看路的?”

    林云愣了一下,这才下意识地拿手去拍已经湿透的衣服。手一拿开,鼻子上的血便滴滴答答地掉了下来,一颗颗的在地上砸出了一朵朵的血花。

    看到这一幕,林雪吓了一跳。她以为是刚才的相撞造成的。她赶紧愧疚地收起了脸上的怒色,赶紧伸手去帮林云擦鼻血。林雪心疼地问道:

    “哥,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你进来……”

    林云却顾不上许多,赶紧拉住了林雪的手,把林雪从家门那里往里屋拉去。等两人来到了林云的房间,李云才支支吾吾地向对一脸茫然的林雪问道:

    “她……她怎么回事?”

    面对林云突如其来的问题,林雪丈二的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愣了一会之后,反问道:

    “什么她,谁……”

    林云着急了起来,几乎喊着说道:

    “谁,还有谁,院子里那个……”

    林云不好意思说马玉玲的名字,便用“那个”来代替了。这么一说,林雪更疑惑了,道:

    “什么这个那个的,到底是谁。我说哥,你不会被撞糊涂了吧,你别吓我。”

    林云哎呀了一声,说道:

    “马玉玲!”

    这么一说,林雪更疑惑了。她心里没底,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赶紧问道:

    “她怎么了。刚才起床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她急着回去,就拿了妈的脸盆,先出去洗脸了……”

    林雪没等自己说完,就要出去。林云赶紧拉住了她,道:

    “别空手出去,赶紧随便拿你的什么衣服,趁还没人看到,拿去给她穿上,要是被哪个大叔看到了,或者被爸看见了的话,会死人的……”

    林雪好像听明白了什么。但是她还是不敢确定,于是更加疑惑地问道:

    “什么?你说什么?”

    林云彻底无语了,道:

    “还问呢,她没穿衣服,光的,正在院子里展览呢……”

    林雪二话不说,赶紧冲了出去。刚出房门,又冲了回来,抓起林云的一件衬衫就往外面跑。

    林云扯过一件旧衣服,胡乱地抹了抹自己的鼻子,然后坐到了床上,试图把悸动的心平静下来。

    砰一声响,房门被林雪一脚踢开了。恍惚之间,林云只觉得整个房子都震动了起来。着实吓了一跳的他赶紧从床上蹦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呢,只见林雪一扬手,她手中的衬衫便飞了过来,蒙住了他的头。

    “好玩吗?”

    林雪带着愤怒,接近于吼的问道。林云把衬衫扒拉开了,一脸懵的看着林雪,支支吾吾道:

    “什么?怎么了?”

    林雪站在门口,一脸杀气。说:

    “好玩吗,骗我好玩吗?”

    林云茫然了。他不明白林雪说的是什么意思。但看着林雪怒发冲冠的样子,马上又不得不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骗了她什么。但是,他还是硬着嘴,道:

    “什么骗你,我骗你什么了?”

    林雪刚要喊,但是话到嘴边之后,赶紧收了回去。她怒气冲冲地走到林云的跟前后,才压低了声音道:

    ‘“你刚才说了什么?你说她没穿衣服,你自己去看看吧,她到底穿没穿衣服,你是故意逗我的呢?还是脑子烧掉了?”

    虽然她压低了声音,但是她的语气依旧是那么的盛气凌人。可见她心中的怒火是多么的旺,足以把林云给烧了。

    林云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怎么也想不通。他索性甩下了林雪,走出了房门。他要自己去确认一下。

    人刚走出房门,便看到马玉玲从院子里走了进来,正走进家门来。

    林云一看,傻了。

    马玉玲上上下下,穿得整整齐齐。那是她自己的衣服,合体又合身,把玲珑的身材勾勒得摄人心魄。估计昨晚换下来之后便洗了,夜风给吹干了。

    “卧草,卧草,怎么回事……难道她是在院子里穿好了的吗?”

    马玉玲一步步走进来,林云没得闲想这么多,赶紧转身回房里去。一进房,便看到林雪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他。林雪又要爆发,林云害怕走进来的马玉玲听到,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

    他心惊胆战地来到了林雪的旁边,轻声说道:

    “我真的没骗你。”

    林雪没答话。一会之后,李云又怪不好意思的说道:

    “真的,我都看见了……是是是,我是看到了点不该看的。可是……可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她就那么站在院子里,我就是不想看,她自己也戳进我的眼睛了,不是吗……哎呀……她,她是不是在院子里穿上了,在我看到之后,你看到之前,穿好了……你说我跟她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污蔑她……再说了,我就算想污蔑……我……我也不可能对你说啊,我不要脸的吗?”

    以其说他是在向林雪解释,不如说他在说服自己。

    “放你的屁,她明明是在我房间穿好了之后出去的。按你这么说,难不成她跑到院子里去之后,把衣服脱了,再说了,她为什么这么做,为了勾引你吗?”

    林雪问得林云无话可答。此时的他,恨不得钻进土里。

    林雪平静了一下自己之后,把脸转向了林云,轻声说道:

    “哥,你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所以幻觉了……”

    林云愣愣的看着前方。他不知说些什么。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疯掉了。林雪见状,也没再说什么,走出了林云的房间。

    林云顺势躺倒了床上。盯着房间上面的瓦片,思来想去,却百思不得其解。

    “我说你笨嘛!”

    梦宠的声音忽然在脑海里回荡了起来。林云想道:

    “你什么意思……”

    他脑海里想,也相当是问梦宠了。梦宠嘿嘿一笑,道:

    “什么什么意思,你不会还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吧,反应那么大……”

    被梦宠猜中了。林云不好意思了起来。但是,他猛然间也猜到了,刚才的一切,肯定跟这个小怪物有关。

    他还没来得及问,梦宠便你说到: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见。走进院门的时候,我看到她在洗脸,于是我便看了一眼了。哦,原来是这样的,怪不得会让男人魂不守舍呢……”

    林云骂道:

    “原来是你,我靠,你有病啊,你色情况啊……”

    刚骂完,愣住了。想到:

    “卧草,卧草,这怎么可能……”

    梦宠道:

    “哈哈,你别装正经了,你心里恐怕没得很吧……哈哈哈。我说,这事儿对我来时,一点难度都没有,有什么难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对我来说,世间以及甚至世间外的一切,不过都是个梦而已,因为是梦,所以我想看什么,我就能看什么……”

    林云感觉自己的三观又一次被刷新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又打开了。他明白了分,但还是傻傻地问道:

    “这么说,她实际上并没有光着,只是你,你这个色情狂,把人家的衣服……给……给去掉了,是这样吗?”

    梦宠没说话,只是用了一声嗯哼来回答。林云又问:

    “那么,后面呢,后面你为什么不继续让我看了……”

    梦宠说道:

    “哈哈哈,说你傻,你还不承认,为什么,因为老子不想看了……”

    林云尴尬了一下之后,笑嘻嘻地道:

    “这么说,以后我想看的时候,跟你说一声,你给我看几眼,好不好……”

    说这话的时候,他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说完之后,脸不禁红了起来。他本以为梦宠会直截了当地拒绝他,不过梦宠却说道:

    “也不是不可以,那要看老子的心情了。嘿嘿”

    刹那之间,林云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片光明。有一道光一般,照进了他的世界。

    这时候,林雪又走进了房间。林云只得暂定了和梦宠的在脑海里的对话。林雪就站在门口,刚要说什么,又没说出口,最后走了回去。她的话却从外面飘了进来:

    “她已经走了,你赶紧出来吃饭吧。”

    林雪这么一说,林云才赶到肚子已经叽里咕噜的在叫了。他从床上蹦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饭桌上,林雪便扒拉着饭,便装作不经意地对吴小玉说道:

    “妈,你看哥也大了,你该给他找个女人了。要不然,指不定会憋出什么病来呢……”

    吴小玉嘴里的饭差点喷了出来。她看了看林云后,点头说道:

    “也是,看来也只能我给他找个寡妇了,他坐过牢,哪有什么小姑娘愿意嫁给他……”

    娘俩你一眼我一语,像是在对话,也像是故意在说给林云听。

    林云的脸,红到了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