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16章 没用的宝物
    到底还是捂不住,西瓜被偷的事情,林云还是主动告诉了林雪了。

    原来那天吃完早饭的时候,说了一会林云的光棍问题之后,林雪便拿出了在县城赚的五千多块钱,交给了母亲吴小玉。

    看着一沓不算少的现金,吴小玉愣住了。问道:

    “你们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林雪看了看林云,笑道:

    “卖西瓜赚的!”

    吴小玉愣住了,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惊讶地看着林雪,又转过头了,征询似地看了看林云,林云点了点头。吴小玉这才问道:

    “你们俩不要跟我开玩笑,你们能挑多少瓜出去,就卖了这么些钱?你们老实说,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林云坐过来,所以吴小玉对这类问题比较的敏感。

    听了吴小玉的话之后,林雪噗呲一声笑了。她赶紧放下了碗筷,把自家西瓜评上西瓜大王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吴小玉讲了。最后还打趣道:

    “妈你真是糊涂了,我们俩在城里多呆了一天,不是有镇政府的人来跟你们说了吗?”

    吴小玉这才道:

    “是有个小伙子来说了,可说得前言不搭后语,我们还以为是你们做了什么坏事,被抓起来了呢!你们昨天回来之后,我见有外人,也就没敢问……”

    说得林云和林雪都笑了。良久之后,林雪才说道:

    “妈,你赶紧带着这些钱,带爸爸去县城看一看医生,这病不是能拖的。”

    说着,便低头不语,机械地刨着碗里的饭。她妈见了,便把钱推了回来,道:

    “这个钱你自己留着,一个月之后就开学了,这就是你的学费了。你知道你爸这人,他刚病的时候,已经花光了我们的家底了。你考上大学之后,他还一心惦记这你的学费该怎么办呢。这时候好不同意赚了点钱,他肯定不舍得再花掉了。再说了,这点钱也不顶多大用处的。他的事,我们后面再想办法。”

    吴小玉一脸的哀愁,好像这几千块钱是烫手山芋似的。林雪见状,推出了呵呵的笑脸,说道:

    “妈,你不用担心,爸的病要紧,我的学费拖几天也是可以的。再说了,地里还有几个大西瓜呢,明天我和哥挑到城里去卖,我们把西瓜大王的奖状也拿去,不愁卖不出好价钱。”

    林雪边说,便拿眼神去暗示林云。可林云心里却慌得一匹,但为了让母亲收下钱去让父亲去看病,赶紧故作镇定地说道:

    “是的妈,明天我们就去卖瓜,不愁没有钱的……”

    吴小玉听了,这才犹犹豫豫的把钱给收了。林云把碗一放,说了声吃饱了之后,便站起来走了。经过林雪身边的时候,他暗地里碰了一下林雪的肩膀。林雪会意,也站了起来,跟着离开了饭桌。

    林雪来到了林云的房间。这时候,林云才悄声地把夜里自己去看瓜,然后发现西瓜被偷一事跟林雪说了。

    听闻这个消息,林雪如被五雷轰顶了一般,呆住了。她听到了自己的希望掉落在地上,像一个玻璃瓶一样咣当一声破碎的声音。

    “哥,你别骗我……”

    这个时候,她多么希望林云不过是在骗她。不过林云一本正经的样子,使得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再一想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林云,而且家门是开的。由此推测出林云半夜出去一事是真的。

    两行眼泪从她的脸上滑落了下来。

    林云赶紧安慰道:

    “没事。我们的瓜封了大王,这两天也许就会有县上的老板来收的。前天我们还在县城的时候,张风雅不是这么说的吗?我们要相信西瓜大王的荣誉的广告效应……”

    连他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但目前也只好这样了。

    林雪怏怏不乐的走出了房间。走到房门那的时候,她又转回头来说道:

    “哥,你洗洗你的棉被吧,一股臭味……”

    林云怪不好意思的闻了闻,是有一股熟悉的味道。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梦壶来。原来他早上带着梦壶回来之后,生怕又被林雪看到,于是顺手把梦壶扔到棉被下面去了。

    “知道了,知道了……”

    他赶紧把林雪支使了出去,然后兴奋异常地掀开了被子,把梦壶拿了出来。他如获至宝地把它捧在手中,兴奋的想到: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干嘛不来个故伎重演,如法炮制呢……”

    他兴奋的手舞足蹈了起来。他想,竟然梦壶里分泌出来的东西能催生植物的生长,何不弄些出来,拿到地里给西瓜用上呢。如此一来,经过一夜的催生,明天一早,不又有大西瓜了吗?

    他好像悟道了一般,兴高采烈地从床底下找出了个废瓶子来,要鼓捣着着把梦壶里的液体倒到废瓶子去。

    他想,这样的宝贝,可不能敬意示人。一来怕会引来别人的好奇,二来如果大家知道自己手中有这么个宝贝的话,难免不起歹心。不防哪天自己不小心,被人害了性命,把宝物拿走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决定,藏着捂着是最好的办法。

    “梦壶啊梦壶,小弟我发家致富就靠你了,你可要给力点……”

    林云一边念叨着,一边把梦壶的口跟废瓶子的嘴对了起来。对好了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把梦壶竖立了起来,生怕有哪怕一滴的液体掉到了地上。

    可壶的底部慢慢提上去,整个壶子已经和地面成了九十度的时候,一滴液体也没见滴出来。

    林云瞪大了眼睛,紧张得手都微微颤动了起来。心想道:

    “怎么回事?东西呢?”

    还是一滴没有。他索性用力地摇动起了梦壶。可一切都好像和他对着干似的,梦壶里哪怕一滴的水也没流出来。

    林云大失所望,也好似被五雷轰顶了一般。他先是扔掉了废瓶子,然后看了看另一只手里的梦壶,丧气的道:

    “又跟我搞这种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套路,能不套路我吗?”

    说着,便顺手把梦壶丢到了床上。他很失望,很绝望,所以也很气愤,很恼怒。没想到这个时候,梦宠在他的脑海里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是三岁小孩吗?竟然发小脾气耶。”

    又是一口的港台腔调。林云正在气头上,所以没理会他。那梦壶又打趣道:

    “也是,你的脑仁才有瓜子仁那么大,差不多也就相当于三岁小孩的智商。我说你别气了,你想想,这梦壶难道是永动机吗?它怎么可能随时随地地给你分泌神液呢?我实话告诉你吧,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修养,它才分泌出了半瓶来呢,可是,全被你浪费掉了……”

    林云听了,眉头皱了起来。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浪费过。没等他问,那梦壶便道:

    “你别假装想不起来了。你想想,得到梦壶之后,你都做了什么……”

    林云一想,后悔不已。可不是吗?第一次得到梦壶后,他先是把它跩翻到了地上,那会儿,可不是流了一大半出来吗,把枯木板也泡透了,以致于枯木逢春。再然后,又把它丢到了菜地里,想必也流失了不少,不然怎么会有一夜间长大的青菜呢。再再后来,自己一怒之下,把它给埋了。想必,西瓜藤已经把里面的养分吸光了,然后才长出了大瓜。

    林云抓起了自己的头发,恨不得把头发都锹下来,以发泄心中的懊恼。然而一切已成定局,他唯有接受。懊恼了一会,便抱怨道:

    “那是不是说,要再等个十几年或几十年,它才会重新分泌出一些液体?”

    梦宠想都没想,道:

    “理论上讲,是的。”

    他这么一说,林云彻底绝望了。他看了看梦壶,很是嫌弃,道:

    “呵呵,那这是哪门子的宝物,就是个废物……”

    梦宠道:

    “但是,也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他迅速地分泌出液体来……”

    梦宠还没表达完呢,林云忽然像濒死之人忽然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样。他差点跳了起来,道:

    “什么办法,你说,你快说……”

    梦宠故意和林云作对一般,良久之后才悠悠的说道:

    “办法倒是很多。而最快最容易的办法,就是去梦里打怪兽……”

    林云又沉默了。心想,这都是哪门子的事情,又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去梦中打怪兽,这确定真的不是闹着玩的?

    梦宠解释道:

    “怪不得你疑惑,连我也觉得匪夷所思。不过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为了不让你觉得我是骗你的,我跟你解释一下吧。之前我和你说过了,这个瓶子,原来是神农氏拿来收集养分发展农业的,可到了周公的手中,改用来装梦了。那么问题就来,周公在梦壶中,装下了亘古至今无数的梦魇,那梦魇便一点点的蚕食掉了神农氏赐予壶子的灵性,通俗一点说,梦魇也是要吃东西的,它们把梦壶里分泌养分的灵性一点点蚕食掉了,最终结果就是慢慢地削弱了梦壶分泌养分的功能了。你要想让它快速复原,唯有到里面去打怪升级。你想想,梦壶里为非作歹的梦越少,梦壶分泌养分的灵性,是不是就一点点恢复了呢?”

    梦宠说的一套一套的,不知是真是假。但细细一想,却又好像很好道理的样子。林云到底还没能坐到全盘接受,所以不置可否,依旧将信将疑。

    就在这个时候,林雪忽然跑了进来。嚷嚷道:

    “哥,你快去接客人……”

    好在梦壶刚才已经被林云甩到床上去了,林雪来得急,没有注意看,所以没发现。林云还没从和梦宠的对话中缓过来呢。林雪的忽然闯入,着实吓了他一跳。

    他愣了一会之后,才反应了过来,支支吾吾地问道:

    “谁,什么客人……”

    林雪跺了下脚。道:

    “哎呀,你这几天怎么老魂不守舍的。你快出来,有老板来买西瓜了……”

    林云一听,有被一桶冰水灌了顶一般,瞬间醒过来,赶紧冲出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