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20章 机智的小寡妇
    林云重新走进了杨珍梢的家里。进门之后,他又抬眼看了一下杨珍梢的老公的遗像。这一幕他太熟悉了,跟那个梦一模一样。

    他默默地对杨珍梢老公的遗像说道:

    “大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是我非得给你带绿帽子,而是你夫人……哎呀,我也是助人为乐,你就当看不见好了……”

    把目光收回来之后,杨珍梢果然款款地往里屋走去了。

    “果不其然……”

    一切的发展依旧跟梦里的一模一样。林云想,接下来该到杨珍梢轻声细语地呼唤他过去的剧情了。

    杨珍梢果然撩起了门帘,走进了房间里。

    作为一个从没碰过女人的小伙子,林云有点按捺不住了。和梦里相反,他根本做不到犹犹豫豫,也没有心思去想会不会死在杨珍梢的上身,而是浑身上下燥热异常。他心急火燎地跟在杨珍梢的后面,就要撞到杨珍梢的房间。

    砰一声,他和杨珍梢在房门口那撞了个满怀。

    被撞了个结实。好在杨珍梢身上柔软无比,两人都没伤着。倒是可能因为弹性过大,两人都被弹出了两三步远。

    “你怎么进来了……”

    杨珍梢惊魂未定,虽然林云已经被撞出了房间外,但是杨珍梢还是问到。林云愣了一下,心里头怪不好意思的,但是还是回答道:

    “呃,你……你不是要给我看样东西吗?”

    杨珍梢也愣了一下,心想,说得有道理。但是,她还是说道:

    “但是,我没叫你进来啊……”

    林云揉了揉胸口,对刚才软绵绵的触感意犹未尽,余韵犹存。他想不明白,于是问出了口,道:

    “不进去,怎么看?”

    他满脸的黑人问号,问完之后,心里还意犹未尽的嘀咕:

    “难道这么开放的吗?直接在客厅看?哎呀,不过我还是想在粉红色的床单和蚊帐的笼罩下好好的看,这样显得浪漫。”

    当然,这是他自己想的,没对杨珍梢说。自从那天早上看到了马玉玲一丝不挂的样子后,他内心的小世界已经被打开了,所以尽是些不知羞耻的想法。

    林云的话,把杨珍梢问得满脸通红,最后,他恶狠狠地说道:

    “臭小子,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难道你还想让我再自杀一次吗?”

    一提到自杀,两行眼泪便滚落了下来。作为嫁过了两次的人,她自然已经听懂了林云话里话外暗含的意思。所以一想,满心的委屈。

    从杨珍梢的举止看,林云也看出来了。去他娘的梦,人家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于是赶紧站了起来,连连点头哈腰,道:

    “嫂子,你别误会,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林云憨态可掬的样子,杨珍梢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道:

    “那你什么意思?”

    林云语塞,满脸通红了起来。

    杨珍梢收住了眼泪,向堂屋那走去了。林云赶紧跟了上去。到了堂屋,又看了眼她老公的遗照。他心里嘿嘿一笑,暗想道:

    “大哥,你别看我了,我没绿你……”

    这时候,杨珍梢已经坐了下来。林云也赶紧坐到了对面。杨珍梢说道:

    “我本来不想见到你这个臭小子的。我也没必要帮你,但是我想了想,其实我也需要你帮我,所以,就算是我们两个互相利用吧。”

    说着,便把一个磁带播放机给林云推了过去。林云一看,这是当下最流行的随身听,体量很小,只比磁带大一圈,用的干电池。

    这东西不贵,但是在农村里,也算是少有的东西了。

    林云看了看随身听,又看了看杨珍梢,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杨珍梢接着解释道:

    “昨晚我一直睡不着,直到后半夜才熄了灯。但依旧在床上辗转反侧,你也不用问为什么,我告诉你吧,为的就是想起那天你这个王八蛋骂我是妖精的事。你也不用再道歉,我想来想去,想通了,也看出来你那天有点不正常了。不说这个了,熄灯之后,我打开这个东西,想听点歌助眠。可刚打开,就听到摩托车拉着油门从远处开过来了。可不知怎么的,到我房子旁边这就停下了,我以为有人要对我做什么坏事,便声也不敢出,屏气凝神地听。结果不是做什么坏事,倒是听到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偷西瓜的事。我悄悄下穿从门缝里偷看,就看韦有良父子在那里装瓜,原来他们的摩托车后面装了几个圆滚滚的东西,东西太大了,所以有两个掉出来了。他们在那里停下来,想必就是因为西瓜掉出来,所以才停下来重新装的。我听到他们对话里又是说什么一个瓜值几千块钱,又是什么偷的,所以便打开这个随身听,录起来了。我的房间和那条路只有一面木墙之隔,夜里也静,所以录得倒是也清楚,你自己听吧……当然,这只是后半部分。”

    杨珍梢的一段话,让林云又感觉意外,又感觉幸运之至。他赶紧拿过耳机,打开随身听听了起来。

    先是韦有良的声音。

    “我说你能干点什么。叫你做点事,从来没见你能做好。”

    “爸,你别站那里叨叨了好吗?这么大的西瓜,我能装进麻袋里就不错了,再说了,林云那小子刚才追得紧,所以哪里有时间扎紧口袋?”

    “你还有脸说,要是你听我的,动作麻利点,早就搞定了,最后一个瓜也不会失手砸烂,几千块钱的一个瓜,就这样砸在了你手里。”

    “爸,人心不足蛇吞象,偷出来这五个,就算好运了。”

    接下来,是细细碎碎的声音,想必是已经重新把瓜装好了。接下来是韦有粮的儿子韦欣绥先说的话。

    “我们不会被杨珍梢那克夫的骚娘们听到了吧?”

    说着,想起了一两声脚步声。然后韦欣绥接着说道:

    “里面没声音,呼吸声都听不见,这骚娘们,不会钻进哪个男人的被窝去了吧!”

    可以推论,刚才的脚步声,想必是韦欣绥走过来,偷瞄或者偷听杨珍梢的房间里是否有动静的。

    “应该是睡着了,这么说没事了,我们赶紧走。我跟你说,你千万不可对这个骚娘们动心思,小心她勾了你的魂……”

    说着,想起了嘟嘟的摩托车的发动声,接着呼啸而去了。

    林云关掉了随身听,眼睛变得躲躲闪闪起来,不敢看杨珍梢。他听到了韦有良父子俩对杨珍梢的评价之后,他既想去安慰杨珍梢,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又想到自己也曾经说过她的坏话,虽然那时不是故意的,但心里总不能自在。

    杨珍梢看出了林云的尴尬,便道:

    “你别在意,我都不在意了,这样的话,我听多了,现在我也想通了,我不会再为谁的话自杀了。”

    林云一听,心里有点感动。可以听得出来,杨珍梢话里话外,好像表达着这样一个意思:她只为林云一个人自杀过!

    杨珍梢也感觉到了自己说得不对劲,便赶紧转移话题到:

    “这个算不算你要的证据?如果不行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林云一转刚才的尴尬,激动道:

    “够了,够了,有这个就够了……嫂子,太谢谢你了!”

    杨珍梢道:

    “你不用谢我,我刚才也说了,我不过也是利用你罢了。”

    杨珍梢有点摸不着头脑,道:

    “嫂子你也恨他们?难道,是因为他们……他们说的那些话?”

    杨珍梢冷笑了一下,道:

    “也是,也不是。实话和你说吧,我男人死之后,韦有良一家见我孤单一人,觉得我是好欺负的,于是便动用了各种的法子,把我的家几块好地给占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半夜录他们的音。”

    林云一听,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便道:

    “竟有这样的事,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杨珍梢道:

    “你是不知道,我家男人的娘家本来是韦有良那边的远亲,他没死之前,什么事都没有,他死了之后,韦有良一家便和我们论起亲戚来了。可谁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后面使尽了各种法子,编造了各种理由,说什么这块地原本是老一辈看在亲戚的份上,借给我家男人的母亲种的,后来出嫁后当嫁妆带过来了;这一块地是什么当年见我家男人没饭吃,借给我男人种的。用了种种理由,把几块好地都拿走了。”

    林云听得呆了,他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操作。于是愤愤地问道:

    “难道村长们不管吗?”

    杨珍梢冷笑了一声,道:

    “呵,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是一个锅里吃饭吗?韦有良身后是谁,韦有前;韦有前是谁,有钱,又有关系的人,所以,你说做官的会站在谁身边?”

    林云默然了。道:

    “他妈的,欺人太甚……”

    杨珍梢道:

    “我刚才听你说,他们家可能已经利用偷来的你家的瓜,签上一笔好买卖了。不管怎样,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希望这个东西能帮到你。我不图别的,就图他们不好过!你走吧,如果有需要的话,我甚至可以给你作人证。反正我已经被说成是吃男人的妖精了,我豁出去了!”

    林云听了,又有些感动,又有些心疼。

    他说道:

    “嫂子你放心,就算不为我家的事,我也要替你出一口气,就当是我向你赔罪了!”

    说着,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杨珍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