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21章 当堂对证
    拿到了杨珍梢提供的磁带之后,林云一改之前的满脸愁容,脸上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神色。可与此同时,他的心中还是愤愤不平,为的是自己的瓜,也为的是杨珍梢的遭遇。

    他想了想,决定直接造访韦有良家。

    “趁着现在王龙还在他家里,直接把韦有良这个狗东西给揭穿后,龙龙看穿了这老东西的嘴脸之后,兴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说着,他便风风火火地朝着韦有良家走去。

    由于跟韦有前有恩怨,所以林云出狱之后,轻易是不登韦有良家族的家门一步的。想到今日终于有机会大闹一场了,他心里畅快异常。

    来到韦有良家门前的时候,他有意停住了脚步,整了整衣服之后,才迈开大步子,昂起头来,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进去。

    还没迈进家门,便听到屋里头鼎沸的人声传了出来。不用分辨就听出来了,里面有村长韦大力的声音,也有王龙的声音。仔细一听,韦有前的声音也夹杂在里面。

    林云真想哈哈哈大笑起来。他想:

    “该来的见证人都来了,也省了我去请了。”

    说着,便走了进去。原来里面是一大桌子人在喝酒吹水。王龙坐在了主座上,正对着家门口,所以他先看到了林云,于是便故作礼貌地说道:

    “哎呀,林云兄弟也来了,来来来,过来坐,你们两家都种出了大西瓜,可以交流交流经验,我正好也要听听。”

    林云却从他的话里听到了一丝丝讽刺的意味。

    随着王龙的声音响起,坐在王龙两边的韦有良和韦有前都把目光转向了门口。确认是林云之后,两人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韦有良的眼光躲躲闪闪,那是做贼的人流露出的慌张和紧张。而韦有前则满脸的淡定,那是对宿敌的不屑和鄙视的流露。

    “好啊!”

    林云说着,便拉过一个凳子,在村长的身边坐了下来。

    谁不都知道之前林云坐牢和韦有前有关系,所以这时候看到林云造访,心里都七上八下,隐隐感觉到事情不妙。所以一瞬之间,方才酒桌上的欢声笑语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欲言又止的尴尬。

    村长就坐在林云的身边,他赶紧拿过一个杯子,给林云斟了一杯酒,笑嘻嘻地道:

    “来,我敬林云兄弟一杯。刚才王老板已经和我们说了,说你的瓜在县城里评上了西瓜大王。我说林云兄弟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你获得了这么大的荣誉也不跟我们村委说,要不是你的这个荣誉,王老板也不会来我们村西瓜,是不是?可不可以这么说,你的大西瓜就像漂亮的小姑娘,把王老板给引来,哈哈哈,大家说是不是,今天韦有良和王老板的这个合同能签下来,有林云的一份功劳,你们说是不是,说林云的西瓜是媒婆红娘月老,都不为过吧。为了这个,我今晚回去就召开村委大会,商量嘉奖林云兄弟,你们说好不好?”

    村长说得眉飞色舞,在座的也连连附和称号。

    林云接过了酒杯,没喝,而是直接洒在了地上。

    对死人敬酒才这样呢。林云的举动,引起了一阵骚动,韦有前和在座的几个年轻人都噌一下站了起来,冲过去要凑林云。

    村长和几个在座的村委成员见状,赶紧拦住了。村长满脸堆笑地说道:

    “哎呀,大家别激动,别激动,我看啊,林云兄弟是喝醉了,大家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林云甩开了抓着他的手的人,道:

    “好啊,那咱们就好好说。”

    此言一出,混乱的场面才到底止住了。但韦有良一伙人还是恶狠狠地瞪着林云,预备着只要他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就冲上去往死里打。

    林云脸上挂着冷冷的笑,也用目光去扫视他们。他没有像他们一样现出冲冲的怒气来,他的眼神更像是看傻b。

    就在大家都等他发言的时候,他却一声不吭的直接走到了堂屋的供桌前,把口袋里的磁带拿了出来,放到了摆在供桌上的录音机里。按下了倒带键,把磁带倒回去之后,又按下了播放键。

    一阵沙沙响之后,韦有良和韦欣绥的声音幽幽地从录音机里传了出来。刚开始,大家都一脸的茫然,搞不清楚林云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随着爷俩的声音一点点播出来,整个客厅里慢慢地变得雅雀无声起来。

    等播放到父子俩评论杨珍梢的时候,还在愣愣地坐在椅子上的韦有良猛地站了起来,跑到录音机前,伸手一拍,把录音机给关了。

    于此同时,他回过头来,对着林云大喊道:

    “臭小子,你想干嘛?”

    李云笑了笑,道:

    “我想干嘛?我还想问你想干嘛呢?你倒是挺聪明的,如果是别人,肯定偷偷把瓜卖了,赚个万把块就完了。还是你厉害,用偷来的瓜搞了这么一出偷梁换柱,漂漂亮亮的签了个大合同。香吗?只可惜你以为人不知鬼不觉,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林云说着,拿过一杯别人的酒,一饮而尽了。

    村长也终于明白了林云搞的这一出戏的实质了。他拉起了满满一张笑脸,对着林云道:

    “林云兄弟,这里面肯定有误会了,还是那句话,我们有话好好说,这年头西瓜不好卖,好不容易有老板来收,是不是,咱们可不能坏了好事。再说,指不定在王龙老板的帮助和宣传下,我们村的西瓜就出名了,到最后,不愁大家的瓜不跟着一起卖出去了,你说是不是?”

    林云听他说完了长编大论之后,才了冷冷地道:

    “放你娘的狗屁,你给我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你的事,以后我再找你算!”

    这么一说,村长讪讪地躲到一边去了。韦有前这时候冲了上来,喝道:

    “你想怎样?”

    林云直斜视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而是转向了王龙,道:

    “王老板,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现在一切都搞明白了,他所谓的大瓜,就是偷我们家的,这样小偷小摸的人毫无信誉的人,你敢和他们签合同吗?”

    王龙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之后才笑吟吟地说道:

    “林云兄弟,我只是个商人,我不管你们的个人恩怨,我只管做生意。但有句话我要跟你说一下,实不相瞒,我今天到地里看了韦有良大哥的瓜的时候,真真切切地看到他家那两个大瓜就是从他家种的瓜藤上面长出来的呢,至于是不是偷的,那就说不定了。从不能这个也能嫁接吧。再说了,合同我们已经签了……”

    胜券在握的林云瞬间石化了。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骗人的,你们合伙了骗人的,他妈的……”

    说着又转连看韦有良。有了王龙的袒护,此时韦有良脸上已经没有了方才的紧张和尴尬了,而是换上了一副充满了笑容,但却凶恶无比的表情。他看到林云把脸转向他,他抢先恶狠狠地喝道:

    “臭小子,如意算盘打到你老子里头上来了,我看你是穷疯了。他妈的把他给我打出去……”

    说着,韦有前和一众的小伙子便围了上来,把林云架了起来。

    林云边挣扎着,边喊道:

    “他妈的你等着,你吃进去的东西,我迟早让你加倍吐出来……”

    还没说完呢,韦有前等人早已把他从里面拖了出来,七手八脚的,把他扔出了院门。

    好在没有扔伤了。他站起来之后,拍了拍身上的土,忽然想到作为证据的磁带还装在韦有良的录音机里呢,再者他并不想就此善罢甘休,于是又冲了进去。

    大家都以为他不敢回来了,所以并不设防,他一头便冲了进去。正当他想以最快的速度把磁带给抢回来的时候,哪料到韦有良已经抢先一步,早就把磁带抽出来了,此时正在把磁带丝唰唰地拉出来。

    李云见状,赶紧冲上去抢。可韦有前等人早就冲了过来,把他拦住了。

    韦有良哈哈大笑,拿过打火机,把一团的录音带给烧了。边烧还边笑道:

    “他妈的,真是穷疯了,我偷你家的瓜,你他们有什么让我偷的,想钱想疯了……”

    说完,便面不改色地重新坐回了椅子上,若无其事地招呼大家喝酒。

    韦有前也不再客气,攥起拳头,给林云的肚子来了一拳。林云只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好像五脏俱裂了一般。

    他强忍着疼痛,骂道:

    “他妈的你给我等着,你烧了它,我还有人证呢,你给我等着……”

    没想到他的话又激起了韦有良的一阵大笑,他带着鄙夷的口气对林云说道:

    “去去,赶紧带着你的人证报警去,看能不能把我怎么样。真是疯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狗屁人证是谁吗?你以为杨珍梢那个小骚货真的能帮你?真是异想天开,兄弟啊,听我一句劝,那个小骚妇是吃男人的妖精,你啊,还是别碰为妙,哈哈哈……”

    林云又被扔了出来。

    只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笑声。紧接韦有良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坐了几年捞,就馋成了这样,真是馋疯了,杨珍梢都敢碰,还串通一气来污蔑我,真是不自量力……”

    李云懊恼不已。不仅一手好牌被自己打了个稀巴烂,还把杨珍梢这个队友给暴露了。他愤愤地连连用手去捶击着地面,直到把手打出了血来,才站了起来,愤愤地回家去了。

    日落时分,只见韦有良开着摩托车载着王龙出村去了。摩托车的后座还驮着三个大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