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22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哥,你跑哪去了,我们到处找你,你快去看看爸……”

    林云刚回到院门口,便碰到了刚从外面气喘吁吁地跑回来的林雪。林雪上气不接下气的,但也顾不上喘口气,便赶紧让林云去看林有福,两人的父亲。

    一听林雪的语气,林云便知道父亲的病又出现新状况了,一刹那间,他心中所有的愤恨一统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他问也没多问,赶紧冲进了父亲的房间。

    还没进门呢,便听到母亲吴小玉的抽泣声从里面传了出来,林云到了里面之后,吴小玉站了起来,边抹眼泪边跟林云说道:

    “孩子,你快劝劝你爸,快……”

    林云心里明白,肯定是他父亲的病又严重了,但依旧不听劝,不肯去医院。林云走到了林有福的病床前,沉默了一会之后,才道:

    “爸,别拗了,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别担心钱的事,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了不成?”

    他父亲把脸转到了另一边去,道:

    “你们谁也别劝我,一开始我就说不去不去,可你们愣是要我去,结果呢?家里的所有积蓄都花完了,还是无济于事。这个病啊,就是个无底洞,你们要真对我好,就别劝我,让我死在家里吧!”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说完之后,他不禁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实在咳不过来,便拿手去捂了下口。总算缓过来之后,只见他迅速地把手收回被子里去了。

    林云不禁愣住了。

    原来他眼尖,已经看到父亲收起来的那只手上的血痕了。林永福正是不想让他们看见,才赶紧把手收起来的。

    李云站了起来,好似下命令地说道:

    “妈,赶紧收拾一下,等会就去出发,趁还赶得上末班车。”

    说着便出去了,先是收拾了一下衣服,然后便找到了林雪,把她手上的五千多块钱先拿了过来,然后嘱咐她看好家之后,便跟着母亲张罗着带他父亲林有福出门了。

    林有福病重,自然是走不了路的,他们只得央求村里有摩托车又和他们关系好的人,分两次把他们带到了镇上。

    紧赶慢赶,恰好赶上了末班车。

    来到县城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黑了,一家三口又各种倒腾,才到了医院。等办完住院手续之后,已经是半夜了。

    带来的五千多块钱全部做押金交给了医院。就算如此,办手续的时候医院的人还是嘱咐到,这五千块钱只能顶个两三天,过后还要续交押金。

    一家三口就这样住进了医院。好在到了医院之后,医生给林有福打上点滴之后,林有福的脸色总算缓过来一些。

    手上没剩多少钱,大半夜里连个陪护床也不忍要,母子俩就那样靠在林有福的病床边上,应付了一夜。

    接下来的两天,都只是做些简单的治疗。医生说林有福的病比较复杂,只能会诊研究之后,才能拿出具体的治疗方案。这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了。

    可就算是简单的治疗,账户里的押金还是慢慢的见底了。

    第三天早上,护士把账单送来之后,便对林云说道:

    “你们的押金已经用完了,赶紧续交费用,要不然医生没办法开药了……”

    林云看了看父亲,看了看母亲,然后只得硬着头皮对护士点了点头,说了声知道了。

    护士走后,林有福哀求道:

    “咱们回家吧,好不好?”

    林云一声不吭,直接走了。

    他要找他的狱友去。

    在蹲牢房期间,林云认识了不少的朋友,在县城里住的有钱人的公子哥也不少,很多都是因为逞一时之快,或开车肇事之类进去的,人倒也不坏。

    林云打算向他们借钱去。

    林云是个要面子的人,轻易是不肯开口向人家借钱的。但现在由不得他不放下面子来,他的父亲此刻就躺在医院里呢,如果舍掉面子能把父亲救过来的话,他还是愿意这样做的。

    他翻出了特地带来的通讯簿,给一个叫王弗的狱友打了电话。电话响了两下便接通了,两人相约在医院门口见了面。

    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王弗开着一辆大奔疾驶而来,最后踩了个急急的刹车,稳稳地停在了林云的跟前。

    “傻b,好久不见。”

    王弗按下了车窗,把头探出来,嬉皮笑脸地看着惊魂未定的林云。看到王弗之后,林云脸上的惊慌和忧郁一抹而光,他回骂了一句:

    “卧草,差点撞到老子……”

    王弗嘿嘿一笑,道:

    “你丫未免也太小瞧我的车技了……”

    林云呵呵一笑,道:

    “去你的车技,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初是谁撞死人进的监狱的?”

    一句话说得王弗无言以对。为了化解尴尬,林云道:

    “你丫的关系不小,竟然能重新搞到驾照,竟然还能摸车。”

    这回轮到王弗呵呵的傻笑了。他现出了一脸的奸诈,道:

    “嘿嘿,实不相瞒,老子没有证,现在是无证驾驶,怎么样,要不要上来跟兄弟我体验一下速度与激情?”

    林云摆了摆手,道:

    “要玩命你自己玩去,别带上我。而且我还有急事,要不然也不着你帮忙。”

    王弗只好先把车停了,然后才拉着林云走进了医院门口的一个小店,边喝酒边聊。

    林云先把他父亲的状况一五一十地说了,然后红着脸提了借钱的事。他实际上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试一试罢了,实在借不到,就找下一个借去。可没想到,王弗二话不说便掏出了银行卡,走到医院门口的取款机取钱去了。回来之后,啪一声把两沓钱拍在了林云的面前。

    “取款机一天只能取两万,你先拿去,要还不够,你再打话给我,兄弟有难,就是我有难,你别不好意思……”

    林云感动得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可能为了避免林云尴尬,王弗赶紧转移话题,问起了林云出狱后的状况来。林云一五一十的把西瓜不好卖等事都说了。因喝了两杯酒,话有点多,竟然把韦有良偷瓜,以及怎样偷梁换柱等事也说的,只是有意隐瞒了关于梦壶的一切。

    没曾想王弗一听完,气得扬起手拍在了桌子上,引得店里的人全都转头过来看。

    王弗道:

    “他妈的,又是这小子。”

    林云一听,有点莫名其妙。王弗这才解释起来。原来王弗家也是做贸易生意的,有部分生意也涉及到农产品。所以他竟然认识王龙这一号角色。

    王弗说道:

    “这王八蛋在我们同行里的名声已经臭大街,惯使各种噱头和炒作,推销他的自己的东西。总之一句话,为了钱,不择手段,不在乎得罪同行,也不在乎得罪任何人。我们搞这一行的,没有人不想弄死他。”

    林云惊讶不已,想到:

    “真是人不可貌相,刚见面的还把他当商业精英看待呢……”

    王弗发完了一通对王龙的评价后,才对林云说道:

    “我说兄弟,你碰上他,这回算是碰上狠角色了。为了他自己的利益,除了跟他合作的那个什么韦有良之外,其他瓜农都别想好过了,他会使尽了办法排挤你们的。直到最后你们也投入他的怀抱。可到了那时,就由不得你们了,他会想尽办法狠狠宰你你们一把,你们手上的东西就算是黄金,他也只给你们大粪的价格。所以,你要做好准备啊!”

    林云心里犹如被电击中了一般。

    两人分开之后,林云连神都没了。回想起和王龙打交道的点点滴滴,他越想越觉得王弗说得对。王龙绝不是个善茬。

    而现在,他又和韦有良连上了手。和王龙一样,韦有良也不是什么善茬的。两个狠角色得碰到了一块去了,这下更难对付了。

    心里七上八下的,林云靠着潜意识,魂不守舍地回到了病房。

    “你怎么了?”

    看到他脸色不好,吴小玉赶紧问。林云啥也不说,把两万块钱掏了出来,交给吴小玉,叫他去交钱。

    看着两沓钱,吴小玉又喜又忧。喜的是有钱了,林有福的病就有望了,忧的是,这钱怎么来的。心想,不会是偷的吧。

    她还没来得及问,林云便截住了她,道:

    “放心吧,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赶紧交钱去。”

    吴小玉只好出去了。

    林云坐在林永福病床边的椅子上,条件反射似地打开了电视。他一心想的都是王龙韦有良的事,以及自己的西瓜的事,所以他并不是想看电视,只是想让静得让心发麻的病房里有点声音罢了。

    可电视一打开,里面的画面就不由得吸住了他的眼球。

    原来,地方台的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推广本县西瓜的视频。视频以韦有良的地里长出了大西瓜为主线,然后穿插讲述了本县前几天举办农产品展览,评选西瓜大王的画面。最后播出的,是广场上大家其乐融融地分食用西瓜的、甚至足以上新闻联播的画面。

    节目的最后,漂亮的主持人小姐姐还热情洋溢地呼吁大家支持如此优质的本县西瓜,以实际行动改变西瓜滞销的问题,进而打入全国市场。

    这是两个不同的事情,是两个不同的时间线,可是视频一剪接,便给不明真相的观众造成了这样的错觉:韦有良的地里长出了大西瓜,他的大西瓜在评比中封了西瓜大王,封了西瓜大王的瓜很好吃,而韦有良地里的瓜,也很好吃,堪称本县西瓜的骄傲,代表了本县西瓜最优质的质量……

    “他妈的王龙……”

    林云没忍住,直接骂出声来。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王龙在背后搞的手脚。因为视频里,关于韦有良的所有画面,用的就是那天王龙在地里拍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