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23章 双重威胁
    林云的一声骂,把沉沉睡在病床上的林有福给吵醒了,他看了看电视,此时电视节目已经播完,他看不出所以然来。他只好转过头去,看了看满脸涨红的林云,问道:

    “怎么了?”

    此时吴小玉也已经交好了钱,回到病房里。看到爷俩面红耳赤的对看着,以为爷俩吵架了呢。

    她也没问个缘故,便说道:

    “云儿,我看你爸一时半会也出不了院,而家里的西瓜也等人来收呢,我看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你回去看看情况,有人收,不管什么价,能卖就卖了吧,总比烂在地里强。”

    林云也没推辞,看了电视里的节目之后,他正想回去大干一场呢,至少也要把韦有良和王龙的这对狗子干了。

    “行,那我就先回去了,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去车站,托个认识的人捎话回去给我。”

    说着,他便出了医院,坐车回枫杨村去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不过才中午时分。林云刚走进家门,林雪便冲了出来,着急地询问林有福的情况,林云如实回答了,只是把自己借钱,以及电视节目一事都隐瞒了。

    “哥,我有个事要跟你说。”

    林雪目光躲躲闪闪,林云一下子便看出问题来,他太了解林雪了,只有在她做了心里知道不该做的事情的时候,眼光才会这样躲躲闪闪。他问道:

    “什么事?”

    林雪不答话了,而是走进了里屋,很快的又手拿着东西走了出来。来到林云的面前之后,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了林云。

    那是一个塑料袋包着的方长的东西,林云打来一看,里面是一小沓钱,掂量了一下,估摸着也有差不多万元吧。

    “哪里来的钱?”

    “你走之后,村长拿来的!”

    “呵,村长怎么忽然这么好心起来了?”

    “他……他说,这是给我们的奖金,说是因为我们的瓜给村里争得荣誉,他看到爸刚好又病倒了,于是赶紧就拿过来了……”

    刚才林雪一提到村长,林云便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问道:

    “他是不是还说了什么?”

    林雪支支吾吾,道:

    “他……他还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叫我暗暗提醒你不要再找韦有良的麻烦,还说什么现在这事已经不是你和韦有良的事了,是枫杨村集体的事了。”

    林云怒了,道:

    “果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他是直接这么说的吗?”

    林雪道:

    “是的,但是,他……他还说……”

    林雪的话卡在了一半那里,看得出来她不想继续说下去了。林云急了,道:

    “他还说了什么?”

    林雪一直是个老实人,话到了她的肚子里,她向来是憋不住的。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

    “他……他叫我不要跟你直说,也不要说是他说的,只是让我装作是我自己的主义,暗暗的说服你……”

    林云一听,怒火中烧,道:

    “他妈的,当我林云是什么人了,以为这么一点点钱,就可以收买我,让我跪下看你们的脸色吃饭??”

    说着,拿着钱就出门去了。

    林雪着急了,一看林云的反应,她就知道这件事自己做错了。一开始她也知道这钱肯定不是什么奖励的钱,她就不该拿,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的父亲就在医院等钱用,所以才拿的。这些她都想到了,只是没有想到林云的怒火会这么大。她赶紧追了出去,喊道:

    “哥,你要干啥!”

    林云回头,冷冷道:

    “干啥,把钱还给人家!”

    说着就走了。三步并做两步走,他风风火火地便来到了村长韦大力的家里。一脚便把门踢开了。

    砰一声响,把正在韦大力家堂屋上围着桌子喝酒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林云一看,还是那几个人,韦有良,韦大力,王龙,已经几个不认识的人。

    村长王大力看到林云,赶紧站了起来,迎了过去,动手就拉他坐下。

    林云一甩手,把韦大力的手甩开了,然后道:

    “把你的手拿走。”

    说着,就把装在塑料袋里的钱啪一声拍到了桌子上,道:

    “这是你的臭钱,请你拿回去,我们家虽然穷,但也没到用你们可怜的地步。用几个臭钱就堵住我的嘴,让你们开开心心赚钱去,你们未免也想得太美了些。”

    说着,恶狠狠地瞪了一下韦有良和王龙之后,就要走。

    果然是当官的人呢,经林云这么一说,换做别人早就勃然大怒了,可韦大力只是露出了一丝丝的尴尬,然后面色一改,笑呵呵地赶上去,又拉住了林云。

    “林云兄弟,这是闹的哪出,这钱啊,是村委开会之后,决定批给你们的奖励,什么可怜不可怜的,没有这回事啊,你这么说,就是不把我们村委放眼里了。”

    说着,摆出了一副严肃的样子。紧接着又说道:

    “是不是嫌少了?你也知道的嘛,村委没钱,这个钱,还是韦有良大哥先垫付的呢。”

    林云一听,愈发火冒三丈,道:

    “你不必暗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几个臭钱是他的。”

    说完蔑视地看了看韦有良。韦大力赶紧解围道:

    “哎呀,是我说错了,你看我这嘴笨的。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说了,先过来坐,和我们喝几杯。钱的事就不说了,你看,王老板今天带着人来了,今天就开始下地去摘瓜,你要是不想要这个奖金也行,明天我叫王老板先下地去摘你们家的瓜,好不好,有我们的一份,就有你的一份。”

    这显然是没有预演过的,韦有良和王龙都一脸诧异和茫然。韦大力赶紧递眼色,王龙支支吾吾了一下之后,道:

    “好说好说……”

    韦大力的话一出,林云心里明白了,想必除了韦有良的瓜之外,王龙的收购范围,已经扩大到了韦大力一家。说白了就是韦大力已经真的和韦有粮狼狈为奸了。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可不是早就狼狈为奸了吗?!

    林云心里笑道:

    “哈哈,我说他这么卖力呢,原来好处还不小!但是,我岂能也想你一样,做只狗呢?”

    韦大力以为此举势必可以收买李云,谁知林云哈哈大笑,道:

    “太搞笑了,真他妈搞笑。别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为了几个臭钱就可以摇头摆尾……。”

    说着,把脸转向了王龙,道:

    “还有你,你做的那个什么鬼宣传我已经看了,移花接木,干得漂亮!”

    说着,转身走了。

    韦大力的脸此时彻底挂不住了。对着林云的背影喊道:

    “林云,我劝你不要太过分了。你想想,难道从此以后,你就不在枫杨村混了吗?”

    林云站住了,回身道:

    “你是在威胁我咯?”

    韦大力悠悠一笑:

    “想必你妹妹也已经转达了我的话了,现在这件事已经不是你自己的事了,是整个枫杨村的事了。我就一句话,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要太过分了!”

    说着背转身回座位去了,不再拿正眼看林云。林云平静的道:

    “韦村长,你们窜通一气我就不想多说了,我也只说一句话,你好大的官威啊……”

    说着,扬长而去。

    走出韦大力的家门后,林云赶到了无比的舒畅。经过了这几天的事情后,他出狱后一以贯之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信念已经在一点点的瓦解了。他想,你是不想惹事,但也防不住人家闹事啊。

    “把老子逼急了,可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气了,老子又不是没坐过牢,不在乎再回去吃几年免费的牢饭……”

    早些在医院看了那个节目之后,他便已经萌生了和韦有粮殊死一搏的想法了。没想到一回到家,又遇到了这件事,不由得他不破罐子破摔了。

    可最终的对策是什么呢?

    回到家后,林云又陷入了毫无头绪的状况之中。

    他想:

    现在韦有良,韦大力这两个代表着枫杨村的民间和官方的最大的势力已经联合起来了。对于自己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来说,对付他们任何一方都犹如以卵击石,更何况是一下子对付两方呢?

    而且现在已经到了最紧迫的时候了,刚才韦大力已经说了,王龙已经带了人下来了,从今天起,他们便开始下地摘瓜。虽然一开始摘的瓜不会很多,但如果自己再不想出对策的话,也不过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他们的瓜也就差不多摘完了。到那时,自己只能干瞪眼了。

    “他妈的……”

    思来想去,林云到底还是想不出任何对策来,只得在心里暗骂自己。

    “哎呀呀……你看你……”

    忽然之间,梦宠的声音从脑海里传了出来。

    林云正没好气呢,道:

    “你别来烦我,我烦着呢。”

    梦宠道:

    “难道你不想让我帮帮你?”

    林云一脸疑惑,问:

    “你怎么帮我,你不是说过只能在我脑海里兴风作浪,不能做别的事吗?你怎么帮我!”

    梦宠嘿嘿一笑,道:

    “也不是不能帮。我倒是有办法的,只是不到万不得,不想跟你说。”

    林云一肚子气:

    “卧草,这小子竟然卖关子。”

    林云道:

    “卧草,你不能早点说?非得让老子到了这样的田地你才说?你存心的吗?”

    梦宠委屈道:

    “不是这样的,老头早就立下规矩的,不论是梦壶还是我,都只能帮助你做好事,而不能行恶事。若行了恶事,要么是你,要么是我,总要有一个人承担责任的……”

    林云哈哈一笑,道:

    “我以为是什么呢,罢罢罢,你说吧,一切恶果由我来承担,行了吧!”

    梦宠道:

    “这可是你说的,哈哈哈,我也憋不住了,手正痒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