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32章 守不住的秘密
    林云刚从黑压压的看热闹的人群中走出来,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给我站住!”

    李云条件反射似地吓了一太跳,回头看,不是别人,是林雪。林雪的脸上微微带着怒色,满脸通红。林云见了,赶紧露出了笑容来,道:

    “不是叫你回家吗?你怎么来了?”

    林雪不搭理他,问道:

    “你不要命了吗?万一他刚才拿到砍到你了的话,你该怎么办?”

    林云嘿嘿一笑,道:

    “怕什么,他敢砍我,我就敢砍他。”

    说着赶紧拉过林雪的手,拽着她离开了人群,往家里走去。走了不多远,林雪便把他的手甩开了,脸上的怒色依旧没有退去。

    林云停下了脚步,问道:

    “你怎么了?”

    林雪看了看林云,道:

    “哥,我问你个事,你要如实回答我,不许撒谎。”

    林云一下间萌生了不好的预感,他顾左右而言他,道:

    “别闹,赶紧回家,弄点饭吃了之后还要下地起摘瓜呢,一百个瓜,今天要挑到镇里,赶末班车送到城里去,明天人家就要用了。”

    林雪道:

    “哥,你别岔开话题,你只说,你答不答应我。要是不答应,咱们瓜也别卖了。我们家不缺亏心钱。”

    林云愣住了,他隐隐的觉得,有些事情好像已经暴露了。他想了想,为难地道:

    “你问吧,我保证,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如实交代,行了吧。但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家,到了家再说!”

    林雪脸上的怒色这才消退了一点点。

    兄妹俩回到家之后,一进门,林雪便坐到了堂屋的一张椅子上,看着李云。林云也赶紧在她对面坐下来了。坐下的时候还想:

    “这妹妹的眼神和气势都有点强硬,不知以后苦了哪个男人了!”

    这时候,林雪终于开始说话了:

    “哥,你肯定有事瞒着我。”

    这么被赤裸裸的揭穿,林云变得有点不自在了起来。他支支吾吾,道:

    “你接着说。”

    林雪道:

    “哥,其实那天你半夜里出门,你以为躲过了我,但是,我悄悄跟在你后面了……”

    林云一听,吓了一跳,赶紧道:

    “哪一夜?我怎么没看到你?”

    林雪淡定地回答道:

    “每一夜……”

    林云彻底惊呆了。心里暗暗埋怨自己,想到:

    “哎呀,真是百密一疏啊,每次出门的时候都轻手轻脚的,而且每次都留神她睡了之后才出去的,怎么……”

    他还没想明白呢,林雪便道:

    “你老实告诉我,韦有良地里的西瓜,到底是不是你弄出来的?”

    林云呆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说好。良久之后,林雪道:

    “你别蛮我了,那天我远远的跟在你后面跟了一整夜,我是亲眼看到你在他的地里忙来忙去,你到底是怎么搞的?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林云想了想,觉得梦壶这事肯定不瞒不住了,只得决定对林雪坦白了起来。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想了想,道:

    “你还记得我扔出去的那个壶子吗?”

    林雪想了想,道:

    “是不是那个被扔到菜地的罐子?浑身绿那个?”

    林云赶紧点头。他便又从那个梦说起,把梦壶的来龙去脉给说清楚了。直说到自己半夜去查看大西瓜,发现西瓜被偷,以及又把梦壶挖出来的事为此。只是省略掉了梦宠上身的事,他觉得这件事应该还没被林雪发现,而且也觉得这件事太不好解释了,没准一说,林雪会以为自己发了疯了。

    其实,林雪一听到林云说梦壶的事,就已经觉得林云脑子不正常了。她赶紧打断,问道:

    “哥,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林云只好站了起来,到自己房间把梦壶拿了出来,递给了林雪。林雪接过梦壶,看了看之后,还是没有彻底相信,于是问道:

    “就算这个什么梦壶的事是真的,那跟韦有粮又什么关系呢?”

    林云赶紧又解释了起来,把发现韦有良偷瓜一事,以及因为这件事而引出的种种矛盾给说看了。林雪把事情前后一连起来,不得不一点一点地相信林云的话。

    但她沉思了片刻之后,还是道:

    “哥,我觉得你还是在骗我的!”

    林云摊开了双手,做了个无奈的手势,道:

    “既然如此,那就没得谈了。”

    说着就要站起来。林雪赶紧把他按了回去。接着问道:

    “我信你关于这个梦壶的话,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把韦有良的瓜弄成那样子的呢?”

    林云指了指梦壶,道:

    “靠它!”

    林雪彻底被弄迷糊了,她看了看梦壶,道:

    “你刚才说了,这梦壶是产生养分的,如果你是用它的养分去施给了韦有良的西瓜,那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效果呢?不是应该变大变好才对吗?”

    林云露出了神秘的一笑,道:

    “其实,它还有另一个功能!”

    林雪白了他一眼,埋怨道:

    “哥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林云笑了笑,说:

    “我倒是想,可是很多东西连我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搞明白。我先和你说吧,这个梦壶,除了壶里面会分泌养分之外,于此同时,壶的外壁也会分泌出绿色的有毒粉末。就是肉眼所见的,我们都以为是绿锈的东西。”

    这个,就是梦宠犹豫再三才决定要告诉林云的秘密。梦宠不肯直接分享梦壶的这个功能,是因为老头已经交代再三,决不能用梦壶的这个功能来做坏事,否则要么是梦宠,要么是林云,将有一个人受到惩罚。

    当然,林云还是把梦宠传授秘密一事瞒过去了,只说是自己误打误撞发现的。

    听了林云的话之后,林雪赶紧把手上的梦壶丢开了,这是她下意识的反应,她害怕附着在壶壁上的有毒物质会伤害到她。

    林云赶紧把梦壶拿了起来,然后笑道:

    “你别怕,这个东西不会直接伤害人体的,不论是养分,还是毒粉,都只对植物产生作用,再说了,就算是对植物,这个毒粉也不会直接起作用,而是兑到酒里面之后,才会产生毒素……”

    林雪好歹放心了,舒了长长的一口气。冷静了一下之后,才问道:

    “你就是拿这个去给韦有良家的西瓜施用了?”

    林云点了点头。林雪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

    “哥,这个东西作用到植物身上之后,会不会使植物本身带毒呢?不会吃死人吧!”

    林云赶紧解释道:

    “这个你放心吧,一点事没有。刚不是说了吗,毒素只对植物起作用,所以植物就算残留毒素,人吃了也没事。再说了,这个毒素只会摧毁植物的成熟机制,要么使植物永远无法成熟,慢慢死去,要么使成熟了的植物转为未成熟的状态,仅此而已,不会害人的。”

    “这就好!吓死我了!”

    林雪好歹放心了些。不过最后他还是央求林云道:

    “哥,虽然这次你算是给我们家出了口恶气,但你答应我,以后不许再这么做了,这种丧良心的事,我们还是不做为好。就算我们苦点,累点都没什么。况且现在我们已经用了这个梦壶,我们只需要用它的养分,好好的种我们的地就够了,我相信我们靠这个也会慢慢好起来的。”

    面对善良的林雪,林云只得答应了。

    其实就算林雪不这么说,林云也知道这个道理,若非这次韦有良和王龙做得太过分,他也不会使用这个有毒的功能的。

    再说了,他还在担心着老头会怎么收拾他呢。

    林雪看到林云点头答应,终于笑了。她刚要站起来,又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坐了下来。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哥,这个梦壶,你打算把它怎么样?”

    林云看了看她,道:

    “什么怎么样,肯定留着用啊,这么好的宝贝。”

    林雪苦笑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千万不要把你拥有这个东西的消息泄露出去了,这不是什么平常的东西,要是被人家知道了,不知多少人要使手段抢走呢,到时候恐怕你的小命都没了!”

    林云呵呵一笑,道:

    “臭丫头,你少来教育我,就算我文化没你高,但见识也比你广,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呢,你觉得我有这么傻吗?”

    林雪笑了笑,道:

    “你别自作聪明了,如果你真的像你说的那么聪明的话,就不会被我发现了。”

    林云听了,只得苦笑不已。末了说道:

    “好的,下次我低调点,注意点,行了吧。还不是你心机太大,连你亲哥哥你也跟踪,你就没想过,万一我是去约会呢?”

    林雪撇了撇嘴,道:

    “呵,你要是有会去约,那就好了……”

    说完站了起来,往屋里去了。林云也抱起了梦壶,把它拿到自己的房间里,藏在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地方。

    日头已经慢慢地爬上了天顶,兄妹俩吃了午饭了之后,便来到了地里,摘起了瓜来。

    摘瓜不难,三百多个瓜一下子便摘好了,堆在了路边。但看着一地的瓜,想到要一担一担的挑出去,兄妹俩瞬间蔫了。林云只得回村里去,要雇几个有摩托车的人来拉到镇里。

    走到杨珍梢的家门口,杨珍梢看到林云风风火火的走过去,便打来了个招呼,问他干嘛风风火火的。

    林云只得把要雇摩托车拉西瓜的事如实相告了。

    没想杨珍梢道:

    “费那个钱做什么,套我的牛车拉出去吧。”

    杨珍梢养了一头大母牛,牛车也是上好的。林云想了想,如此一来可以省下不少的钱,于是赶紧连连道谢,然后把牛车拉走了。

    看着林云远去的背影,杨珍梢的心里充满了感激。虽然她还没来得问,林云也没说什么,但她有种预感,觉得韦有良家今天发生的事,肯定和林云有关。这就等于说,林云替她出了一口恶气。所以,她不得不感激林云,所以,她才主动叫林云把牛车拉去……

    而拉着牛远去的林云,心里也感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