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34章 梦境:姑娘请饶命
    看着已经必死无疑,但是还在条件反射地抽动着后脚的白狐,林云还是惊魂未定。又看了看插在雪地上的保健,脑子瞬间嗡嗡的叫了起来。

    此时此刻,林云的脑子里唯剩下人生的三个终极问题在不断地怀绕着: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去哪里?”

    他甚至连第一个问题都想不起来了。他脑子已经一片空白。直到陷进雪地里的双脚分明被冻僵了,一阵冰冷传来之后,他才反应了过来。他艰难地把脚从雪地里抽出来,然后缓缓地站起来。

    刚站直了身体,一个姑娘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了过来。

    “别动!”

    林云正要转身,猛然间只觉得脖子一凉,低头一看,吓得魂都没了。只见脖子上架着一柄雪白银亮的宝剑。宝剑的剑尖分明还在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血。惊惧之余,他看明白了,这剑就是刚才削掉白狐的天灵盖的宝剑。

    白狐的天灵盖都能削点,削人头恐怕也不会废半点吹灰之力吧。这么一想,林云立马僵在了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别动,只要敢动一动,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林云想,我tm的没动啊,就算你让我动,我也不敢动啊。他这么想,嘴上却说:

    “是是是,不动,我不动!”

    姑娘问道:

    “你是谁?”

    人生的终极问题之一。林云刚才爬起来之后,才想起来呢,猛然间被刀架脖子,瞬间又给忘了。他支支吾吾道:

    “我……呃……我……我叫什么来着?”

    他支支吾吾,是真的想不出来。那姑娘却以为他故意隐瞒,便猛地一下收紧了手上的剑,使得锋利的剑锋一下子紧紧地贴在了林云的脖子上。林云只觉得脖子上一阵刺痛。他想:

    “我靠,老子的头是不是已经被切来了……”

    显然还没有,因为他又听到了那姑娘的声音了:

    “臭小子,你是不是天风门的人?”

    林云彻底凌乱了,心想:

    “我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天风门天风窗的,我只想弄清楚我是谁,我现在在哪里……”

    他当然也没敢这么说,嘴上说道:

    “不不不,姑娘误会了,我是不小心走到这里的,我并不知道什么天风门……”

    说着,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名字。是的,一瞬之间,他脑子一片空白;又是一瞬之间,他脑子复活了。他赶紧接着道:

    “我叫林云,我叫林云……”

    他本希望自己通报家门之后,对方会马上解除误会,放了他一马。没曾想,他刚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身后的姑娘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的双手扭到了后面,接着脚一顶他的后腰,把他死死地顶趴在了地面上。

    “臭小子,还说你不是天风门的人?”

    说话间,林云只觉得那姑娘的脚就像几百斤重的石头一般,死死地压住了他。与此同时,双手被一股冰凉的绳子给捆住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事情的变化完全出乎了林云的心理准备。先是被白狐袭击,再被刀架脖子,现在直接被束缚了起来。他心想:

    “我招谁惹谁了?”

    正在心里嘀咕着,几百斤般重的踩在他身上的重量终于移开了。他终于得以舒了一口气。缓过来之后,他赶紧试着翻过身子来。一使力,他这才发现,不仅自己的手被捆住了,就连脚也已经被捆了个结实,可能是脚被冻伤了,所以刚才没感觉到被捆绑。

    他就像一只被捆住了四只脚的猪一般,纵然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翻过身来。

    就在他哀嚎不已的时候,只见一只绣花鞋伸进了他的肚子和雪地之间的空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脚一使劲,就像撩起一捆稻草一样,把他撩翻了身。

    林云仰着躺在地面上。他本以为这个姿势会比趴着舒服,其实不然,他被捆的手像块石头一样顶着他的后背,使他犹如躺在一块尖锐的石头上一般。而与此同时,两只手由于动弹不得,又被紧紧地帮助,此时差不多已经要被自己的重量给压断了。

    好在到底是躺在雪地上,多少还应付得过去。

    这时候,他终于有机会看到对自己下如此狠手的人是谁了。他四处张望,终于在自己的左手边看到了人影。

    对他下狠手的姑娘通体穿着和雪地浑然一色的长飘飘的白衣服,只有脚上的绣花鞋是红色的,头上则戴着偌大的斗笠。再细细一看脸,这才发现姑娘的脸上蒙着一片同样雪白的面纱。

    林云暗暗思想道:

    “想必是如花似玉的女子,可怎么对我下这般的狠手呢?”

    这时候,姑娘抱着剑,把脸凑到林云的面前,问道:

    “臭小子,你明明就是天风门的人,为什么对本姑娘撒谎?”

    林云迅速地盘算了下,这回他学乖了,便不再直这个姑娘的问题,而是以反问的方式,一点点把姑娘的想法逼出来。于是反问道:

    “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天风门的人,你有什么证据吗?”

    林云此言一出,小姑娘笑了,道:

    “臭小子,你刚才不是自己承认了吗?”

    一句话问得林云云里雾里,他双眉紧锁,道:

    “我……我刚才说了什么了?我只说我叫林云!”

    姑娘唰地拔出了宝剑,风驰电掣般一挥,剑尖又紧紧地靠在了林云的脖子上。林云不由得全身的肉都紧了。那姑娘道:

    “臭小子,你明明是跟本姑娘贫嘴。谁不知道,天风门的大弟子就叫林云。你擅闯我们的无机门的重地,又口口声声说你叫林云,你还敢说你不是天风门的人?”

    林云终于听明白了。没得说,天风门和这个无机门肯定是世仇,自己不知怎么闯入了无机门的重地了,刚才心直口快,说了自己的名字,没料到和这个姑娘的世仇重了名,就这样才被这个姑娘捆住了。

    林云想:

    “巧合的命运啊,指不定接下来还要发生什么呢?”

    转念一想,遇到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了的,于是所有的念想都化成了一个统一的念头,那就是尽可能先保住小命再说。他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问道:

    “姑娘,恕我直言,你见过那个所谓的天风门的大弟子林云吗?”

    那姑娘想了想,手中的剑不明显地抖动了一下,看得出来,林云问住他了。那姑娘回击道:

    “没见过又怎样,没见过也不代表你不是?”

    林云见说动了姑娘的心绪,她多少有点犹豫了,便赶紧追问道:

    “好,我们且不说这个,我再问你,既然你口中的林云是天风门的大弟子,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个人武功很了得呢?可是你看看我,我像是武功很了得的人吗?”

    姑娘又想了想,才道:

    “哼,你完全可以装出会武功的样子!”

    林云想想,觉得女子说得也对,于是又道:

    “既然如此,你刚才为何又出手救呢?”

    这下真的把女子问住了,只见她微微低下了头,好像在认真思索的样子,良久之后,才道: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救过你了?”

    林云笑道:

    “就刚才,白狐袭击我的时候,不是你飞剑相助,把白狐给杀死了吗?”

    这下,姑娘显得方寸有些乱了,她连呼了几口粗重的气后,才生气地道:

    “你胡说,我分明只是想杀死那只白狐而已,谁救你了……臭不要脸……”

    说着,便气鼓鼓地挥起了手中剑,那样子真好像要马上把林云斩首了一般。林云一看,赶紧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自己像一根木桩一样,滚到了一边去。

    “呲”一声响,姑娘手中的剑,狠狠地挥在了雪地上。看到没砍到人,那姑娘又气鼓鼓地冲了过来,又要挥剑。林云赶紧求饶,道:

    “姑娘饶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那姑娘这才停下手中的动作,依旧气鼓鼓地道:

    “我不管这么多,我爹说了,普天之下,但凡遇到叫林云的,一律杀死……”

    林云一听,脑子凉了个通透,心想:

    “卧草,这天底之下,竟然还有这么离奇的规矩……”

    这江湖的规矩真的就是这样,不管是多么不合理的规矩,只要定规矩的人身份够高,一切就都是对的。

    林云猛然间觉得,今天必然要一命呜呼在此地了。可转念一下,他还是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了,于是赶在女子又要挥剑过来的时候,赶紧喊道:

    “姑娘不要动手,我有话要说?”

    小姑娘犹犹豫豫的,但到底还是停下了动作。林云赶紧道:

    “这样,好不好,你先绕我一命,你把我带回去,你们的人总有见过那个天风门的叫林云的,你只休带我回去让他们一认,就知道我是不是那个人了。是不是?”

    小姑娘没答话,林云当做是她听进了自己的话了,默许了。他赶紧又道:

    “还有,你爹说的什么天下叫林云的都要杀,我叫林云,活该我倒霉,我认了。但既然是你爹立下的规矩,所以就算死,我也想死在你爹手下,你看这样行不行?”

    林云这么说,也是近于绝望的表现了。这时候的他想,能多活一秒算一秒吧。

    那姑娘想了想,终于动摇了,道:

    “好,就依了你,但是请你记住,本姑娘不杀你,不是你说动了本姑娘,而是本姑娘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嗯嗯嗯嗯……”

    林云只得连连点头。

    没曾想,这一下,还真的救回了他的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