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三十七章 梦境:艰难续命
    林云像只狗一样,被那浑身白衣的女子给拉走了。她只是解开了林云脚上的绳子,而手上的绳子依然紧缚在后面。他和女子之间的联系,只有那一根绑在他上手,绕在她手上的绳子。他与女子的距离,完全由女子手中的绳子决定。

    在冰天雪地的白雪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着,走出了雪地周围的树林之后,便清晰的看见了耸立在前方的山峦。再回头一看,原来方才的雪地不过是几座高山环抱下的一个山坳,由于山坳四周树木茂盛,加上此时山峦也都是覆盖着皑皑的积雪,因此方才林云不大看得出来,还以为四周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平地呢。

    林云心中默默道:

    “好仙境啊!”

    林云找了个机会,回过头来看女子,问道:

    “还不知道姑娘尊姓大名呢!”

    那姑娘没好气地回道:

    “你也配知道本姑娘的名讳吗?”

    林云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道:

    “好犀利的一个女子,将来不知道苦了哪家的男人了。”

    说着又默默地往前走。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左右,前方忽然出现了一道险障,那是像把刀一样劈在山峦上的一面险峻山岭,山岭之中,肉眼可见一条羊肠一般的栈道盘绕过去,那栈道就跟脚下的路连着。林云瞄了一眼栈道下方深不见底的悬崖,不禁两脚发软。

    林云道:

    “莫非我们要从那里过去不成?”

    那姑娘面不改色,道:

    “少废话,你再啰嗦,本姑娘我就扔你下悬崖去。”

    林云又看了一眼悬崖下方缭绕的云雾,吓得赶紧闭上了嘴。

    小心翼翼地绕过栈道去之后,方才被山岭遮住而无法展开的视界终于打开了。前方不远处的另一座高山的山腰之下,一道平滑如碧的悬崖一抹而开;广阔的崖壁之上,一座座红柱玉瓦的建筑错落排开,在缭绕的云雾间若隐若现。林云看呆了,愣在了原地,默想道:

    “莫非我已经一命呜呼了?此间竟是天堂仙境不成?”

    正呆看着呢,不想身后的女子一脚踢了过来,差点没把林云又踢了个狗吃屎。林云踉踉跄跄地往前跑了几步,才站住了。

    那姑娘道:

    “赶紧走,乱看什么?本姑娘没叫你停,你就不能停……”

    林云心中叫苦不迭,道:

    “这女孩,一口一个本姑娘本姑娘,可哪里有一点姑娘的样呢,叫本泼妇还差不多。”

    心里嘀咕,可嘴上却不敢说出来,默默遵守那女子的话,深一步浅一步地往前走去。

    “呜……啾……”

    忽然间,随着一声鸟叫声似的叫声传来,一道黑影忽然从林云的眼前掠过,林云下意识一闪,躲到了一边去了。林云顺着那黑影飞去的方向回了个头,猛然间看到那黑影朝着姑娘的面门飞去。

    “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林云拔腿朝着姑娘扑了过去,一个猛撞,把姑娘给撞飞了。只听得花容失色的一声尖叫声传来,那姑娘像个麻袋一般沉沉地摔在了地上。

    “你干嘛?”

    那姑娘回过神来之后,边揉着自己的肩膀,边问道。还没等林云回答呢,只见她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唰一声抽出了宝剑。

    “臭小子,你是不是想袭击本姑娘?然后逃走?”

    说着,剑梢已经指在了林云的喉间。

    还躺在地上的林云赶紧喊道:

    “误会,误会,我是看到有个东西朝你的面门飞去,实是怕它伤了姑娘,或者毁了姑娘的容貌,才把你撞开的,不信你看那里……”

    林云说着,赶紧拿目光指向了前方。他早已经看到了那里划出来的一道雪痕,想必是那飞掠而过的什么东西撞到了地上,滑进了雪里,一如当初的白狐。

    那女子将信将疑,手中的剑还一直指着林云,只是把眼睛慢慢地移向了林云所示意的方向。当看到那里真的有一道不深不浅,但明显是被什么东西划拉出来的雪痕之后,才回头对林云道:

    “你要是敢耍花招,本姑娘就直接要了你的命!”

    说着,终于收回了剑,然后小心翼翼地向那里走去。到了那雪痕的跟前,她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手中的剑起先还紧紧地握着,以防不测。当看明白了划痕里的东西之后,只见她猛地把剑甩到了一边。

    “小巴?”

    她惊讶地叫了声,赶紧伸手从地上把一只小鸟似的动物捧了起来。

    这时候,林云也已经自己爬起来了。他看着女子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心中大惑不解,赶紧靠了上去,问道:

    “这是什么?”

    那姑娘道:

    “这是我爹养的小巴,它怎么飞到这里来了?”

    林云看了看女子手中的动物,似鸟不像鸟,浑身金黄,从没见过。于是问道:

    “这是鸟?”

    姑娘道:

    “不,这是小巴。它怎么会飞到这里呢?从小到大,它可是从来没有离开我爹半步的呀。难道……?”

    姑娘陷入了疑虑和不安之中。而林云则不明所以。小巴,什么东西。他把脸转向了别的地方,试图弄清楚所发生的一切。而就在转头的一瞬间,他猛然看到了刚才所见的那错落在崖壁上的建筑冒起了滚滚的浓烟来。

    “你看那?”

    林云赶紧喊道,接着用头做指示,给女子指引方向。

    那姑娘先是一愣,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顺着林云所指的方向望去。一看到滚滚地腾空的浓烟,她的脸刹时就白了,眼睛好像要瞪出眼眶。她惊恐地道:

    “不好了,出事了!”

    说着,一手便把手中的小动物塞进了怀里,尔后捡起地上的剑就飞也似地往前跑。猛然间,林云身体一失重,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原来,姑娘的手上还拽着捆束林云的绳子呢,她猛然一跑,可不一下子就把林云给带翻了吗?

    “姑娘,等下我!”

    那姑娘好似全然听不到似的,也不回头,也不放下绳子。想必,那绳子已经被她绑在自己的手上了。

    林云见状不妙,赶紧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紧紧地跟在女子的身后跑了起来。

    望山跑死马,远远看去,冒浓烟的建筑好像就在不远的地方,可实际上,等林云跑到气都快喘不过来之后,才总算跟在女子的后面来到了一处熊熊燃烧的大殿的跟前。

    女子站住之后,对着冒出滚滚浓烟的大殿喊了起来:

    “爹……爹……”

    一霎之间,浓烈的黑烟炸开了,轰一声炸出了猛烈的火苗,直扑两人的面门而来。林云眼疾手快,赶紧猛地往回跑,把女子给拽了回来。果不其然,那根拴着林云的绳子就系在女子的手腕上。林云这一跑才得以把她拽出来

    “危险!”

    他喊道。还好他动作快,要不然那窜出的火舌已经舔到她的面上了。

    女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忙乱地解开了缠在手腕上的绳子,就要冲进火堆里。林云赶紧冲了过去,想要拦住她,可此时此刻,他的手还被绑在后面,所以纵使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也没能拦住她。还是让她给冲进去了。

    滋啦一声响。一根粗大带火的房梁从天而降,砸在了那女子的跟前,把去路给断了。火苗越窜越高,越烧越旺,女子前进不得。

    林云见状,赶紧冲了上去。道:

    “火太大了,进不去的。赶紧走吧,要不连我们也要葬身火海了。”

    那女子一听,好像猛然间回过了神一般,跪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我爹肯定出事了,求求你,救救我爹吧,求求你……”

    林云如坠雾里。想:

    “她是在求自己吗?”

    看看四周,也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他想了想,赶紧道:

    “快,解开我的绳子。”

    说着背转过身去,把身后的双手伸到了女子的跟前。

    女子还在犹犹豫豫,林云喊道:

    “快,不然来不及了。”

    女子长长出了一口气,好像下了天大的决心似的。她拔出了剑来,一剑挥下去,把林云手上的绳子砍开了。林云没来得及活动一下双手,便冲进了火里。

    他也来不及问到底谁是女子的爹,只是不管不顾地冲了进去,他想,见人就救出来就是了,这会儿怎么可能问得清楚呢?

    在烟雾缭绕,火光四起的大殿里,他努力睁开眼睛寻找。可哪里看得真切?朦朦胧胧间,只见横七竖八的尸体躺在地上。他蹲下身子去谈探鼻息,发现竟然没一个是活的。

    “嗯……”

    猛然间听到一声叹息,他赶紧看了过去。

    大堂正面深处一把交椅上,只见一个透明气泡一样的东西把交椅罩住了,而发出声音的,可不就是坐在上面的人吗?

    林云赶紧冲了上去,他也不管能不能冲破那个结罩。可没曾想,那结罩只把火隔在了外面,人钻进去却无碍无防。

    林云赶紧把交椅上气息奄奄的中年男人抱在了怀里,往外面冲出去。于此同时,那个结罩破开了。

    刚走几步,一根大房梁便呼啦一声掉了下来,差点没砸中人。紧接而来的哔啪声不绝于耳。

    怀中的男子道:

    “这位小兄弟,这房要塌了,别管我,你快逃!”

    林云没有理会他,而是四下里张望。忽然在大殿的左边发现了一个浓烟滚滚旋转出去的地方。想必是那里的木材已经烧光了,露出了一个洞,烟雾直往那里旋绕而去。他心想:

    “想原路返回,已是不可能了,只能希望那里可以逃出去了……”

    说着,他抱着男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从那里冲了出去。人刚消失在了滚滚的浓烟之中,身后的大殿便哗啦一声,倒塌了下来。

    一股火星犹如夜空中成群结队出行是萤火虫一般,顺着热气纷纷扬扬地向天空中飞去。

    退到了大殿正门外焦急地等待林云出来的女子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哭喊道:

    “爹……”

    她没看到任何一个身影出来,所以她料定,他爹,以及那个跑进火场救他爹的林云,都已经被倒塌的大殿压在里头了。

    “嘿,我在这呢!”

    林云从大殿的侧面抱着中年男子吃力地走了过来。他全身的衣服被烧出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洞,而脸上也已经被黑烟燎得乌黑一片了。

    女子还没回过神来,林云又道:

    “快过来看,人救出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你爹,如果不是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女子赶紧冲了上去,一看到林云怀中的中年男子,便哭喊了起来:

    “爹,你怎么了,爹……”

    林云舒了口气,把男子放在了地上。心里嘀咕:

    “卧草,差点变成烤猪……”

    保住这条小命,真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