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战小神农 > 第四十三章 绝处逢生
    菜刀是林云出门的时候去厨房拿的。这还得感谢杨珍梢呢,要不是吃饭的时候想起来杨珍梢,看了眼那把杀猪刀,林云出门前还想不到去拿呢。他想,非常时期,这大半夜的,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所以就带上了。

    没曾想还真用上了。他拿出刀一挥,眼前的十个人都吓了一跳,纷纷往后退去。林云喊道:

    “狗日的,过来啊,来一个老子杀一个,反正牢饭老子已经吃习惯了……”

    说着,又装出很凶猛的样子,往那几个人跟前扑去。

    “兄弟,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我们不过开玩笑而已……”

    韦知史边后退,边说道。林云笑了,道:

    “韦知史,你咋不吃屎去,你就是韦大力身边的一条狗。你们给我滚一边去,要是你们再敢往前走一步的话,我这菜刀可不是吃素的!”

    那几个人赶紧连连退了回去。退到林云的西瓜地边上之后,才站住了。就算站住了,也没敢放松警惕,远远地看着林云,生怕一不留神,他就冲过来。

    林云把人吓退之后,赶紧回去跟林雪给西瓜施养分。两人前后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忙完了。林雪边抹掉额头上的汗水,边道:

    “哥,咱们赶紧回去吧,明早还要早起呢!”

    林云想了想,道:

    “不,我今晚要守在这里,指不定那帮混蛋见我们走后,要搞破坏呢。这可是我们最后的一点希望了。”

    林雪想了想,道:

    “可……可是,咱们怎么熬得过这一夜呢?”

    林云笑道:

    “没事,你先回去,我胡乱应付一夜,没事的。”

    林雪犹豫了一下之后,便自己回去了。好在特意绕了道走,没有让几个守瓜的人发现,所以并没有发生什么事。而林云就靠在杨珍梢的地头的一棵树上,静悄悄地等着。那几个守瓜的人感觉到这边没动静了,果然蛰伏过来。看到了林云之后,吓了一跳,赶紧退了回去。林云暗暗庆幸自己的决策是对的。

    第二天四点钟左右,林云便被一阵凉风吹醒了。他连连打了几个打哈欠,但还是坚持站了起来,开始收瓜去。

    一开始不放心,特意用菜刀破开了一个西瓜,尝了尝口味,发现口味已经转变,和之前的自己卖的瓜毫无二致之后,才开始摘起瓜来。

    摘了一半之后,林雪也来了。兄妹俩使足了劲,没多久便把瓜摘好了。林云看天色还早,便又摘了百个西瓜,他想一趟把两天的瓜都送了,免得夜长梦多。

    林云的三轮车昨晚便开过来了,就放在不远处。因为昨晚没回去,所以一直放在原地。兄妹俩没费多大功夫,便把瓜装上了三轮车。这时候,已是六点左右。

    林云发动起了三轮车,道:

    “我赶时间,先走了,你自己走回去吧!”

    说着,开着三轮车走了。

    一路上风驰电掣,几乎把油门拧到头了。等到县城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刚一进帝王会所的后门,便看到张丹站在那里焦急地张望着。当看到林云的三轮车嘟嘟嘟地开进来之后,她才好像孩子见了娘一般,舒了长长的一口气。

    张丹近乎埋怨地道:

    “你怎么搞的,昨晚我左等右等,也没见你来。我说可能是你有事,今早才来呢。可你看看,现在都八点多了,后厨的师傅们就要造反了……”

    林云满脸的愧疚,也来不及解释,赶紧把车开了进去,边忙着跟着后厨的小伙子们卸货过称,边连连抱歉。

    这时候,张丹脸上的埋怨神情终于缓过去了,她走到林云的身边,问道: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之前可从来不早上送货的。”

    林云惭愧道:

    “唉,别说了,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等卸完了货,我再跟你解释吧。对了,我把两天的瓜都送来了,实在没办法……”

    等一切忙完之后,林云才走到了张丹的跟前,先道歉,然后才把自己的西瓜地被封一事说了。不过也是捡了主要的事情说了而已,梦壶和养分这类事,一概是隐瞒过去的。

    张丹听到,显得比林云还气氛,骂道:

    “狗屁,什么有问题,我们用你的瓜这么多天了,屁大点事没有。我看是你们村长欺人太甚,嫉贤妒能。”

    林云笑道:

    “呵呵,可不是吗?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我是个小老百姓呢。所以,我能怎么办?”

    张丹道:

    “那这是不是说,以后你的出货量会受到影响?毕竟刚才你说了,只有一个什么小寡妇愿意帮你……”

    林云笑道: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活人还能被尿给憋死了?”

    张丹也笑了,道:

    “看你的口气,把你能的。我可跟你说啊,你和会所的供货协议,一切都是我在背后操作的,我不邀功,但要是协议没办法实行的话,我在老总面前可就不好交代了,你可别害了小姐姐我。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解决,懂吗?”

    林云苦笑道:

    “你放心吧,搏出一条命去,也不会害了小姐姐你的。”

    张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

    “这还差不多。”

    不过,她想了想后,又极为正经地道:

    “不过我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按老总的要求,你后天就要开始供货给我们省的其他32家会所了吧。那是不是意味着,明天就要发货了呢?”

    林云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苦笑着点了点头。张丹看着这意味深长的点头,问道:

    “要我说,你肯定还没想到解决办法,是不是?也是我觉得你这个人有意思我才跟你说,如果实在解决不了的话,你就跟我说,我来帮你想办法,总之就是一句话,无论如何都不能撕毁你和老总的供货协议,这是你的机会,也是我的机会,懂吗?”

    林云猛然间觉得压力山大。可他也充满了疑惑,问道:

    “怎么,你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张丹笑了笑,道:

    “还能有什么办法,动武呗,也是我觉得你这个人有意思我才跟你说,你以为我们搞会所的,老老实实就能赚大钱的吗?不是的,一,要有关系,有人在背后护着你。二,要有武力,哪一个会所不养着几个打手呢。所以,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只能动黑手了。唉,这毕竟也是会所的事情,不是吗?”

    林云一听,感觉打开了新世界一般。他对面前的这个张丹不得不另眼想看了。虽然说不论是会所,还是会所的打手都不是她的,但对一个能调动会所的打手的人,你不得不另眼想看啊。保不准哪一天会打到自己头上。

    林云犹豫了一下,道:

    “行,你先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实在想不到办法的话,就只能麻烦你的打手兄弟们了。”

    他在想,到了万不得已真的用了黑手的时候,也不能怪他,也是韦大力不仁在先,他林云才不义的。

    两人分手了。林云爬上了他的三轮车,闷闷不乐地开出了帝王会所,开到了医院里去。他需要静一静,也需要休息休息。非如此,他是绝对想不出什么对策来的,他太累了。

    来到医院之后,他一把便坐到了病床边的椅子上,靠在病床上打起了盹。

    迷迷糊糊间,他好像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开始,他以为那不过是个梦。但是恍恍惚惚间又觉得那个声音越来越大了。

    “喂,云儿,你看……”

    正迷迷糊糊呢,没曾想林云被他妈和他爸叫醒了。他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吴小玉道:

    “你快看,你上电视了。”

    林云擦了擦眼睛,眯着眼往电视机那里看过去。

    可不是吗,他看到了电视上,自己在站在西瓜大王面前的样子……这个节目,他早在之前就看过了,现在又播,估计是定时的循环重播吧。

    “妈,我早就看过了……”

    可吴小玉和林有福都兴奋不已,毕竟对他们老人家来说,上电视就好比古代中状元一般。所谓的电视上的人,是代表着巨大的荣耀的。吴小玉道:

    “哎呀,你真是的,怎么上了电视也不跟妈说呢?还真别说,电视上的人比眼前的要好看,要精神得多呢!”

    林云道:

    “有啥好说的,而且这个电视被人家改过了……”

    他想起了王龙把他的视频和韦有良的视频剪辑拼贴的事,心里又涌起了怒气来。再一想,跟他妈说也说不清楚,所以只好闭嘴了。

    此时,电视画面已经播放到差不多结束的时候了,那一幕大家一起分享西瓜大王的欢乐场面又重现在了电视机上。

    那个熟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林云下意识地赶紧睁开眼睛看,猛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犹如一道闪电一般,映入了林云的眼中。

    林云好像被点醒了一般,拍着脑袋道:

    “哎呀,我之前怎么没想到他呢。”

    回想着跟林雪第一次卖大西瓜,以及评选西瓜大王的那两天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林云几乎被浇灭了的希望就像雨后春笋一般又萌生了,又破土而出了。

    他想,也许这个人,就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了。就像那天,他把他的大西瓜拯救了出来,由此让他滞销的西瓜重新焕发生机一般。

    林云二话不说,撂下了因为在电视上看到自己而激动万分的父母,跑出了病房。